中国黄淮网首页 | 本网资讯 | 热点访谈 | 视频 | 汽车 | 房产 | 财经 | 社会 | 健康 | 教育 | 评论 | 曝光 | 科技 | 能源 | 论坛 | 娱乐 | 书画 | 旅游 | 在线会员 | 信息视窗 | 黄淮画院 | 网站建设
风雅中国首页
投稿邮箱:fengyazhongguo@sina.com
艺苑资讯 当前位置:中国黄淮网 > 风雅中国 > 艺苑资讯  

年谱 · 纳兰性德 | 翩翩浊世佳公子

时间:2017-12-21 11:30:05   来源: 菊斋   作者: 任淡如 朱烜之
马上评论   [ 文字:     ]   加入收藏夹

农历腊月十二日,纳兰成德生于京师,是日为公历1655119日。
成德字容若,满洲正黄旗人。其父明珠,在康熙朝曾权倾一时。其母觉罗氏,英亲王阿济格正妃第五女,顺治八年归明珠。 
纳兰为女真语,意为太阳。他这一生,真可以说是如太阳般光耀照人——出生时含着金匙,落在钟鸣鼎食之家,军功显赫之族;成年以后,身为御前侍卫,深得康熙器重;一生有情好甚笃的妻子和恋人,有才学相当意气深重的友人;他本人才华横溢,词作被誉为北宋以来,一人而已”——只不过尘世的这一切光耀,都定格在31岁那年。

    
 
 顺治十一年甲午(公元16551 
农历腊月十二日,纳兰成德生于京师。
 顺治十三年丁酉(公元16573 
丁酉科场案发。次年,吴兆骞被逮到刑部,十六年夏,谪戍宁古塔。
 
顺治十六年己亥(公元16595 
五月,郑成功、张煌言大举北上,克瓜洲、镇江等数十州县,进围江宁,东南震动。七月,败走海上。 
 
顺治十八年辛丑(公元16617 
正月,顺治帝崩。皇太子玄烨即位。二月,更设内务府,明珠改任内务府郎中。七月,哭庙案结,金圣叹等十八诸生被杀。 冬,明永历帝为吴三桂擒获,残明政权灭亡。 
 
康熙元年壬寅(公元16628 
郑成功卒于台湾。 
康熙三年甲辰(公元166410
三月,明珠升内务府总管。
 
康熙四年乙巳(公元166511 
十月,山东道御史顾如华上疏,提议纂修《明史》以及开设史局,尤宜择词臣博雅者,兼广征海内弘通之士,共同编辑。 
 
康熙五年丙午(公元166612 
四月,明珠由侍读学士升内弘文院学士。是年顾贞观由顺天南元掌国史馆典籍。
 
康熙六年丁未(公元166713 
成德自是年起,就学于董讷,学业大进。
 
康熙七年戊申(公元166814 
九月,明珠升刑部尚书。冬,明珠及工部尚书马尔赛往阅淮扬河工,至兴化白驹场。 
 康熙八年己酉(公元166915 
五月,辅政大臣鳌拜被削职,禁锢终身。 六月,明珠及兵部侍郎蔡毓荣等奉诏往福建招抚郑经。九月,明珠任督察院左督御史。

 康熙九年庚戌(公元167016 
徐乾学中一甲三名进士,授编修。
 
康熙十年辛亥(公元167117 
成德补诸生,贡太学。时徐元文(徐乾学之弟)为祭酒,深器重之。是年结识张纯修,关系极好,如异姓兄弟。 成德在太学时,每徘徊石鼓间,《石鼓记》的写作时间应该就在太学时代或后于此年。十一月,明珠为兵部尚书。 是年,吴三桂等三藩自为政令,形成割据势力。顾贞观告归南还。
 
康熙十一年壬子(公元167218 
八月,成德应顺天乡试,中举人。
 康熙十二年癸丑(公元167319 
二月,成德会试。三月,忽得寒疾,没有参加廷试。五月起,成德每逢三六九日,到徐乾学邸讲论书史。五月,得徐元文、明珠支持,着手校刻《通志堂经解》。是年秋,曾任会试主考官的龚鼎孳卒去(性德出其门下),《浣溪沙》疑即为挽龚氏作:
谁道飘零不可怜,旧游时节好花天。断肠人去自经年。    一片晕红才著雨,几丝柔绿乍和烟。倩魂销尽夕阳前。
徐乾学南还,性德有诗送之。十一月二十一日,平西王吴三桂反。
是年,成德结识朱彝尊、严绳孙、姜宸英,除校刻《通志堂经解》外,开始辑《渌水亭杂识》,并写有《幸举礼闱以病未与廷试》 、撰《通志堂成》、《秋日送徐健庵座主归江南》、《即日又赋》、《临江仙(谢饷)》、《摸鱼儿(送座主德清蔡先生)》、《采桑子(冷香萦遍)》、《采桑子(桃花羞作)》、《虞美人(黄昏又听)》等诗文。
《采桑子》
冷香萦遍红桥梦,梦觉城笳。月上桃花,雨歇春寒燕子家。    箜篌别后谁能鼓,肠断天涯。暗损韶华,一缕茶烟透碧纱。
《采桑子》
桃花羞作无情死,感激东风。吹落娇红,飞入闲窗伴懊侬。    谁怜辛苦东阳瘦,也为春慵。不及芙蓉,一片幽情冷处浓。
《虞美人》
黄昏又听城头角,病起心情恶。药炉初沸短檠青,无那残香半缕恼多情。    多情自古原多病,清镜怜清影。一声弹指泪如丝,央及东风休遣玉人知。
 
 康熙十三年甲寅(公元167420 
春,吴三桂等势盛,湖湘、四川等地沦于战火。五月,皇子保成生,即后来的太子胤礽。 
是年成德娶夫人卢氏,又纳庶妻颜氏。成德仲弟揆叙生。成德与卢氏情好甚笃,《相见欢》、《浣溪沙》应该就作于这三年之中:
《相见欢》
落花如梦凄迷,麝烟微,又是夕阳潜下小楼西。     愁无限,消瘦尽,有谁知?闲教玉笼鹦鹉念郎诗。
《浣溪沙》
十八年来堕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谁边。    紫玉钗斜灯影背,红绵粉冷枕函偏。相看好处却无言。
是年还有《挽刘富川》。前此数年内,明珠数次奉命往钦天监验勘,成德或曾随观,《自鸣钟赋》可能也作于这一时期。 

▲  钟汉良版少年纳兰
 
 康熙十四年乙卯(公元167521 
十月,明珠转吏部尚书。 十二月十三,皇子保成立为皇太子。成德避太子讳,改名性德。是年,成德长子富格生(颜氏夫人出)。 成德与张纯修交益密,每有郊猎。《风流子(秋郊即事)》或作于是年:
平原草枯矣,重阳后、黄叶树骚骚。记玉勒青丝,落花时节,曾逢拾翠,忽听吹箫。今来是、烧痕残碧尽,霜影乱红凋。秋水映空,寒烟如织,皂雕飞处,天惨云高。    人生须行乐,君知否?容易两鬓萧萧。自与东君作别,刬地无聊。算功名何许,此身博得,短衣射虎,沽酒西郊。便向夕阳影里,倚马挥毫。
与严绳孙也过从甚密,严绳孙移居成德邸中,常有唱和。《眼儿媚(咏红姑娘)》、《满庭芳(题芦洲聚雁图)》或作于此年:
《眼儿媚(咏红姑娘)
骚屑西风弄晚寒,翠袖倚阑干。霞绡裹处,樱唇微绽,靺鞨红殷。    故宫事往凭谁问,无恙是朱颜。玉墀争采,玉钗争插,至正年间。
《满庭芳(题芦洲聚雁图)
似有猿啼,更无渔唱,依稀落尽丹枫。湿云影里,点点宿宾鸿。占断沙洲寂寞,寒潮上、一抹烟笼。全不似,半江瑟瑟,相映半江红。    楚天秋欲尽,获花吹处,竟日冥蒙。近黄陵祠庙,莫采芙蓉。我欲行吟去也,应难问、骚客遗踪。湘灵杳,一尊遥酹,还欲认青峰。
 
 康熙十五年丙辰(公元167622 
三月,性德中二甲第七名进士(年初,皇太子保成更名胤礽。《进士题名录》性德榜名已作成德,知字不必再避,以后容若手书、印章及友朋书文俱称成德,不再称性德)。在二十二岁仕途腾达的起点上,性德怀着喜悦激动的心情作《生查子》:
鞭影落春堤,绿锦鄣泥卷。脉脉逗菱丝,嫩水吴姬眼。    啮膝带香归,谁整樱桃宴。蜡泪恼东风,旧垒眠新燕。
性德中进士后,久无委任,于是专心学问,《通志堂经解》诸序多撰于此年。马云翎归江南,性德送之以诗。春夏间,顾贞观入京,经徐元文、严绳孙等介绍结识性德,二人相见恨晚,互以知己视之。性德有《金缕曲 题梁汾侧帽投壶图》词,一时传写京师:
德也狂生耳!偶然间、缁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竟逢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峨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重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初夏,严绳孙回南,性德作《送荪友》诗、《水龙吟(再送荪友)》词以赠之:
《送荪友》
人生何如不相识,君老江南我燕北。何如相逢不相合,更无别恨横胸臆。留君不住我心苦,横门骊歌泪如雨。君行四月草萋萋,柳花桃花半委泥。江流浩淼江月堕,此时君亦应思我。我今落拓何所止,一事无成已如此。平生纵有英雄血,无由一溅荆江水。荆江日落阵云低,横戈跃马今何时。忽忆去年风月夜,与君展卷论王霸。君今偃仰九龙间,吾欲从兹事耕稼。芙蓉湖上芙蓉花,秋风未落如朝霞。君如载酒须尽醉,醉来不复思天涯。
《水龙吟(再送荪友)
人生南北真如梦,但卧金山高处。白波东逝,鸟啼花落,任他日暮。别酒盈觞,一声将息,送君归去。便烟波万顷,半帆残月,几回首,相思苦。    可忆柴门深闭,玉绳低、翦灯夜雨。浮生如此,别多会少,不如莫遇。愁对西轩,荔墙叶暗,黄昏风雨。更那堪几处,金戈铁马,把凄凉助。
七夕之日,纳兰任三等侍卫,第一次扈驾出巡塞外,作有《台城路》:
白狼河北秋偏早,星桥又迎河鼓。清漏频移,微云欲湿,正是金风玉露。两眉愁聚。待归踏榆花,那时才诉。只恐重逢,明明相视更无语。    人间别离无数,向瓜果筵前,碧天凝伫,连理千花,相思一叶,毕竟随风何处。羁栖良苦,算未抵空房,冷香啼曙。令夜天孙,笑人愁似许。
秋,吴县穹隆山道士施道源入京设醮,旋还山。性德作《送施尊师归穹隆》、《再送施尊师归穹隆》赠之。 马云翎落第归江南,亦送之以诗。
《又赠马云翎》
岧峣最高山,山气蒸为云。物本相感生,相感乃相亲。吁嗟人生不可拟,君南我北三千里。一朝倾盖便相欢,两人心事如江水。君身似是秋风客,身轻欲奋凌霄翮。语君无限伤心事,终古长江江月白。世事纷纷等飞絮,我今潦倒随所寓。惟愿饮酒读君诗,花前醉卧梦君去。
 
十月,过弹琴峡,写有《清平乐 弹琴峡题壁》:
泠泠彻夜,谁是知音者。如梦前朝何处也,一曲边愁难写。    极天关塞云中,人随落雁西风。唤取红襟翠袖,莫教泪洒英雄。
顾贞观初识性德时,为救吴兆骞,曾向性德求援,但事关重大,性德一时也无法允诺,只是许以十年之内必定援手。这年冬,贞观寓居京师千佛寺,冰雪中忆及兆骞,赋《金缕曲》二阕以词代书,性德见之泣下,写词寄之,并应允绝塞生还吴季子,算眼前、此外皆闲事,许以五载为期,营救兆骞入关,即这一曲《金楼曲(简梁汾)》:
洒尽无端泪,莫因他、琼楼寂寞,误来人世。信道痴儿多厚福,谁遣偏生明慧。莫更著、浮名相累。仕宦何妨如断梗,只那将、声影供群吠。天欲问,且休矣。    情深我自拚憔悴。转丁宁、香怜易爇,玉怜轻碎。羡杀软红尘里客,一味醉生梦死。歌与哭、任猜何意。绝塞生还吴季子,算眼前、此外皆闲事。知我者,梁汾耳。
是年并与顾贞观合编《今词初集》。 
是年还有《记征人语》十三首、《长安行赠叶纫庵庶子》、《送马云翎归江南》、《眼儿媚(手写香台)》、《南乡子(烟暖雨初收)》,《菩萨蛮(新寒中酒)》、《百字令(绿杨飞絮)》、《金人捧露盘(净业寺)》、《天仙子(梦里蘼芜)》、《浪淘沙(红影湿幽窗)》、《生查子(鞭影落春堤)》、《生查子(东风不解愁)》、《瑞鹤仙(丙辰生日)》等诗词。
《南乡子(烟暖雨初收)
烟暖雨初收,落尽繁花小院幽。摘得一双红豆子,低头,说著分携泪暗流。    人去似春休,卮酒曾将酹石尤。别自有人桃叶渡,扁舟,一种烟波各自愁。
 康熙十六年丁巳(公元167723 
五月三十日,卢氏卒,厝灵于双林寺。福尔敦生。六月,卢氏亡后半个月,性德写有《青衫湿遍 悼亡》:
青衫湿遍,凭伊慰我,忍便相忘。半月前头扶病,剪刀声、犹在银釭。忆生来、小胆怯空房。到而今,独伴梨花影,冷冥冥、尽意凄凉。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    咫尺玉钩斜路,一般消受,蔓草残阳。判把长眠滴醒,和清泪、搅入椒浆。怕幽泉、还为我神伤。道书生簿命宜将息,再休耽、怨粉愁香。料得重圆密誓,难禁寸裂柔肠。
七月,明珠升任武英殿大学士。秋,性德始任三等侍卫。九月,作《沁园春》《蝶恋花》悼亡词,词序中自说:重阳前三日,亡妇百日之后,自梦中得句。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记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遗容在,只灵飙一转,未许端详。    重寻碧落茫茫,料短发、朝来定有霜。便人间天上,尘缘未断;春花秋月,触绪还伤。欲结绸缪,翻惊摇落,减尽荀衣昨日香。真无奈,倩声声邻笛,谱出回肠。 
《蝶恋花》应该也作于同时: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南乡子 为亡妇题照》和《菩萨蛮晶帘一片伤心白》可能也写于此年: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菩萨蛮》:
晶帘一片伤心白,云鬟香雾成遥隔。无语问添衣,桐阴月已西。    西风鸣络纬,不许愁人睡。只是去年秋,如何泪欲流。
这一阙《浣溪沙》不知作于何时,但无疑是悼亡词中流传最广的: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本年著《合订大易集义粹言》八十卷成。继作《通志堂经解》诸序。初编《饮水词》成。顾贞观南归。 

▲  纳兰小像
 
 康熙十七年戊午(公元167824 

康熙下诏取博学鸿儒,陈维崧、严绳孙等入京。陈维崧一度居性德舍,继编《今词初集》。闰三月,顾贞观、吴绮在江南,为《饮水词》作序。马云翎卒。七月,葬卢氏于京郊皂荚屯。
《虞美人》可能作于此年:
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夕阳何事近黄昏,不道人间犹有未招魂。    银笺别梦当时句,密绾同心苣。为伊判作梦中人,索向画图清夜唤真真。
九月,性德陪同康熙巡行至遵化及景忠山,在狩猎途中写有《于中好》:
谁道阴山行路难。风毛雨血万人欢。松梢露点沾鹰绁,芦叶溪深没马鞍。    依树歇,映林看。黄羊高宴簇金盘。萧萧一夕霜风紧,却拥貂裘怨早寒。
是年秋,姜宸英一人穷困潦倒借住在佛寺中,性德写有《点绛唇》想邀请姜宸英前来明珠府居住:
小院新凉,晚来顿觉罗衫薄。不成孤酌,形影空酬酢。    萧寺怜君,别绪应萧索。西风恶,夕阳吹角,一阵槐花落。
康熙十六至十七年,性德为亡妻守灵期间,因心中悲痛,写下《忆江南 宿双林禅院有感》:
心灰尽、有发未全僧。风雨消磨生死别,似曾相识只孤檠,情在不能醒。    摇落后,清吹那堪听。淅沥暗飘金井叶,乍闻风定又钟声,薄福荐倾城。
 
 康熙十八年己未(公元167925 
春,开博学鸿儒试,严绳孙、秦松龄、朱彝尊、陈维崧等中试,授检讨。夏,与朱彝尊、陈维崧、姜宸英、张见阳等集渌水亭观荷。秋,张见阳赴江华任县令,性德作《菊花新》词送之。初葺茅屋,以候顾贞观来京。姜宸英丁母忧,南归奔丧。性德写有《金缕曲 姜西溟言别赋此赠之》:
谁复留君住。叹人生、几翻离合,便成迟暮。最忆西窗同剪烛,却话家山夜雨。不道只、暂时相聚。衮衮长江萧萧木,送遥天、白雁哀鸣去。黄叶下,秋如许。    曰归因甚添愁绪。料强似、冷烟寒月,栖迟梵宇。一事伤心君落魄,两鬓飘萧未遇。有解忆、长安儿女。裘敝入门空太息,信古来、才命真相负。身世恨,共谁语?
是年《饮水词》、《今词初集》刊成。

 康熙十九年庚申(公元168026 
由司传宣改经营内厩马匹,负责康熙出巡用马之事,出牧柳沟、黄花城等近边地牧马。是年,揆芳生,继娶官氏(即瓜尔佳氏,图赖之孙,朴尔普之女)。徐乾学撰《通志堂经解序》成,性德《经解总序》或同时改定。顾贞观入京,居性德为其所筑茅屋。
是年有 《寄梁汾并葺茅屋以招之》、《茅斋》、《金菊对芙蓉(上元)》、《浣溪沙(庚申除夜)》、《金缕曲(亡妇忌日)》、《秋千索(渌水亭春望)》、《一丛花(并蒂莲)》等诗词。 
《寄梁汾并葺茅屋以招之》
三年此离别,作客滞何方?随意一尊酒,殷勤看夕阳。世谁容皎洁,天特任疏狂。聚首羡麋鹿,为君构草堂。
《金缕曲(亡妇忌日)
此恨何时已。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料也觉、人间无味。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钗钿约,竟抛弃。    重泉若有双鱼寄。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待结个、他生知已。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清泪尽,纸灰起。
 
 康熙二十年辛酉(公元168127 
三月下旬,明珠等护从康熙至遵化温泉,康熙召群臣观温泉,群臣各赋诗,性德亦有《汤泉应制》《赐观汤泉十韵》诗。七月,顾贞观奔母丧南还,年底重入京。顾贞观南归之际,性德有《于中好》相赠:
握手西风泪不干,年来多在别离间。遥知独听灯前雨,转忆同看雪后山。    凭寄语,劝加餐。桂花时节约重还。分明小像沉香缕,一片伤心欲画难。
十月,经多方周旋营救,性德终于为顾贞观救出其友吴兆骞,兆骞以认修内务府工程名义赎罪放还,十一月中抵京师,居徐乾学府中。宴席上,性德写有《喜吴汉槎归自关外次座主徐先生韵》:
才人今喜入榆关,回首秋茄冰雪间。玄菟漫闻多白雁,黄尘空自老朱颜。星沉渤海无人见,枫落吴江有梦还。不信归来真半百,虎头每语泪潺湲。
后来,兆骞便居性德府中,为馆师,授揆叙读。
是年,另有《咏柳偕梁汾赋》、《柬西溟》、《送梁汾》、 《青玉案(人日)》、《百字令(宿汉儿村)》、《点绛唇(寄梁药亭)》、《翦湘云》、《木兰花慢(立秋夜雨)》等诗词。
 
 康熙二十一年壬戌(公元168228 

正月十五上元夜,性德与朱彝尊、陈维崧、严绳孙、顾贞观、姜宸英、吴兆骞、曹寅等共集花间草堂, 饮宴赋诗。堂上列纱灯绘古迹,各指图作诗词。性德赋《水龙吟(题文姬图)》词,《赋得柳毅传书图次陈其年韵》诗:
《水龙吟(题文姬图)
须知名士倾城,一般易到伤心处。柯亭响绝,四弦才断,恶风吹去。万里他乡,非生非死,此身良苦。对黄沙白草,呜呜卷叶,平生恨、从头谱。    应是瑶台伴侣,只多了、毡裘夫妇。严寒觱篥,几行乡泪,应声如雨。尺幅重披,玉颜千载,依然无主。怪人间厚福,天公尽付,痴儿騃女。
曹寅作《貂裘换酒》词。是夜恰逢月蚀,性德有诗词数首咏之(也有说是16811683年)。
三月,康熙出山海关至盛京告祭祖陵,性德扈从东巡,至盛京、松花江、大小兀拉等地。由京城(北京)赴关外盛京(沈阳)途中,出关时冰雪未销,写下《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以及《采桑子》(塞上咏雪花)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怀念家中妻子的《菩萨蛮》也写在此时:
问君何事轻离别,一年能几团圆月。杨柳乍如丝,故园春尽时。    春归归不得,两桨松花隔。旧事逐寒潮,啼鹃恨未消。
夏,重值内廷,作西苑杂咏。升二等侍卫似在此时。秋,随副都统郎坦奉使梭龙,友人画家经纶亦随行。途中写有《蝶恋花 出塞》:
今古山河无定据。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以及另一首《蝶恋花》:
又到绿杨曾折处,不语垂鞭,踏遍清秋路。衰草连天无意绪,雁声远向萧关去。    不恨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风,吹梦成今古。明日客程还几许,沾衣况是新寒雨。
十月十五日,经纶返京。性德有《蝶恋花(十月望日与经岩叔别)》词送之。性德还京已在腊月下旬。
此番往返梭龙,性德写有不少诗词:
《浣溪沙》
身向云山那畔行。北风吹断马嘶声。深秋远塞若为情。    一抹晚烟荒戍垒,半竿斜日旧关城。古今幽恨几时平。
《浣溪沙》
万里阴山万里沙。谁将绿鬓斗霜华。年来强半在天涯。    魂梦不离金屈戌,画图亲展玉鸦叉。生怜瘦减一分花。
《沁园春》
试望阴山,黯然销魂,无言排徊。见青峰几簇,去天才尺;黄沙一片,匝地无埃。碎叶城荒,拂云堆远,雕外寒烟惨不开。踟蹰久,忽砯崖转石,万壑惊雷。    穷边自足秋怀。又何必、平生多恨哉。只凄凉绝塞,峨眉遗冢;梢沉腐草,骏骨空台。北转河流,南横斗柄,略点微霜鬓早衰。君不信,向西风回首,百事堪哀。
十一月,明珠加赠太子太傅。
是年,陈维崧卒于京师。
是年还有 《柳条边》、《松花江》、《盛京》、《山海关》、《兴京陪祭福陵》、《松花江》、《塞外示同行者》、《上元月蚀》、《早春雪后同姜西溟作》、《上元即事》、《塞垣却寄》、《宿龙泉山寺》、《采桑子》(严宵拥絮)、《采桑子》(九日)、《洛阳春》()、《浣溪沙》(小乌喇)、《浣溪沙》(姜女祠)、《蝶恋花》(又到绿杨)、《蝶恋花》(尽日惊风)、《南歌子》(古戍饥乌)、《一络索》(过尽遥山)、《一络索》(野火拂云)、《梅梢雪》(元夜月蚀)、《长相思》(山一程)、《太常引》(自题小像)、《菩萨蛮》(问君何事)、《菩萨蛮》(荒鸡再咽)、《清平乐》(上元月蚀)、《临江仙》(卢龙大树)、《临江仙》(永平道中)、《南乡子》(何处淬吴钩)、《忆秦蛾》(龙潭口)、《满庭芳》(堠雪翻鸦)、《青玉案》(宿乌龙江)、《浪淘沙》(望海)、《南楼令》(塞外重九)、《如梦令》(万帐穹庐)等诗词。

 康熙二十二年癸亥(公元168329 
二月,扈从赴五台山。七月,施琅平台湾。
这一年卢氏亡故已十年,性德写有《虞美人》悼亡:
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秋蛩扫。采香行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少年游》应也是写于此年:
算来好景只如斯,惟许有情知。寻常风月,等闲谈笑,称意即相宜。    十年青鸟音尘断,往事不胜思。一钩残照,半帘飞絮,总是恼人时。
是年还有《驾幸五台恭纪》、《咏笼鹦》、《菩萨蛮》(寄梁汾苕中)、《虞美人》(银床淅沥)、《月上海棠》(中元塞外)、《满江红》(代北燕南)等诗词。 
 
 
▲  纳兰死时仅31岁,此图怎么看也不象……
 
 康熙二十三年甲子(公元168430 
五月,扈从至古北口外避暑,七月底归。六月,明珠兼《大清会典》总裁官。七月,吴兆骞卒于京师。八月至十一月,扈从南巡,至金陵、扬州、苏州等地。在金陵会曹寅,观楝亭。随侍康熙南巡途中,性德得明人《竹垆新咏卷》,回京,以此卷归梁汾,作《题竹垆新咏卷》诗,并为梁汾书新咏堂三字。
十二月十二日,姜宸英为性德作《三十初度》诗。 岁暮,性德纳江南才女沈宛为妾。是年,性德作书梁佩兰,邀梁至京共编词选。
卢氏亡故至此十一年,《采桑子 谢家庭院残更立》疑便作于此年:
谢家庭院残更立,燕宿雕梁。月度银墙,不辨花丛那辨香。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
是年还有《扈跸霸州》、《题赵松雪鹊华秋色图》、《圣驾临江恭赋》、《虎阜》、《江行》、《平原过汉樊侯墓》、《扈从东岳礼成恭纪》、《金陵》、《病中过锡山》、《泰山》、《曲阜》、《秣陵怀古》、《平山堂》、《江南杂诗》、《梦江南》十首、《采桑子》(那能寂寞)、《浣溪沙》(欲问江梅)、《浣溪沙》(十里湖光)、《浣溪沙》(脂粉塘空)、《浣溪沙》(十八年来)、《浣溪沙》(红桥怀古)、《金缕曲》(寄梁汾)、《眼儿媚》(林下闺房)、《菩萨蛮》(白日惊飙)、《虞美人》(彩云易向)、《雨中花》、《临江仙》(塞上家报)、《金缕曲》(未得长无谓)等诗词。
《浣溪沙(欲问江梅)
欲问江梅瘦几分,只看愁损翠罗裙。麝篝衾冷惜余熏。    可耐暮寒长倚竹,便教春好不开门。枇杷花底校书人。
《金缕曲(寄梁汾)
木落吴江矣,正萧条、西风南雁,碧云千里。落魄江湖还载酒,一种悲凉滋味。重回首、莫弹酸泪。不是天公教弃置,是南华、误却方城尉。飘泊处,谁相慰。    别来我亦伤孤寄。更那堪、冰霜摧折,壮怀都废。天远难穷劳望眼,欲上高楼还已。君莫恨、埋愁无地。秋雨秋花关塞冷,且殷勤、好作加餐计。人岂得,长无谓。
《虞美人(彩云易向)
彩云易向秋空散,燕子怜长叹。几翻离合总无因,赢得一回僝僽一回亲。    归鸿旧约霜前至,可寄香笺字。不如前事不思量,且枕红蕤欹侧看斜阳。
 
 康熙二十四年乙丑(公元168531 
春,任一等侍卫。四月,严绳孙南归,性德赋诗送之。五月初,曹寅至京,性德作《满江红》词为题其《楝亭图》。五月二十二日,梁佩兰、顾贞观、姜宸英、吴雯集性德庭,饮酒,各赋《夜合花》诗。次日得疾。五月三十日卒。六月初四,梭龙战报至行在,康熙帝遣官使拊几筵,哭告之。冬,沈宛生遗腹子富森。
是年有 《题赵松雪水村图》(据朱彝尊题该图跋文)、《暮春别严四荪友》、《暮春见红梅作简梁汾》、《夜合花》、《菩萨蛮》(乌丝画作)、《菩萨蛮》(惜春春去)等。
《菩萨蛮》(乌丝画作)
乌丝画作回纹纸,香煤暗蚀藏头字。筝雁十三双,输他作一行。    相看仍似客,但道休相忆。索性不还家,落残红杏花。
《菩萨蛮》(惜春春去)
惜春春去惊新燠,粉融轻汗红绵扑。妆罢只思眠,江南四月天。    绿阴帘半揭,此景清幽绝。行度竹林风,单衫杏子红。 

 

   编后记【任淡如】 
 
康熙二十五年,性德葬于京郊皂荚屯。
他体会了别人几辈子也体会不了的丰富烂漫,尘世的岁月虽短,也够了。 

有很多人忘不了这一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亦忘不了这几句: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更忘不了:
绝塞生还吴季子,算眼前、此外皆闲事。
 
所谓翩翩浊世佳公子,大抵就是这样吧,一等的门第,一等的才华,一等的性情与际遇——人生何幸如初见,纳兰的人生,永远定格在了最丰盛的一瞬。

内容编辑整理:朱烜之 任淡如
图片来自网络

风 雅 中 国

投稿邮箱:fengyazhongguo@sina.com

下一篇:返回列表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联系我们:
风雅中国栏目总监:金水    风雅中国栏目主编:寒江    投稿邮箱:fengyazhongguo@sina.com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关于我们(About Us) | 人员名录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联络处招建 | 加盟代理 | 网站地图 | 本网动态 | WAP
Copyright © 2009 - 2016 中国黄淮网(WWW.86H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客服QQ:2693234969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40236    苏ICP备09103185号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68号   法律顾问: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田原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