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黄淮网首页 | 本网资讯 | 热点访谈 | 视频 | 汽车 | 房产 | 财经 | 社会 | 健康 | 教育 | 评论 | 曝光 | 科技 | 能源 | 论坛 | 娱乐 | 书画 | 旅游 | 在线会员 | 信息视窗 | 黄淮画院 | 网站建设
风雅中国首页
投稿邮箱:fengyazhongguo@sina.com
谈诗论画 当前位置:中国黄淮网 > 风雅中国 > 谈诗论画  

十方:小雅车攻注译

时间:2017-12-26 15:28:20   来源:远山星际   作者:十方
马上评论   [ 文字:     ]   加入收藏夹

   

小雅车攻
 

我车既攻,我马既同。四牡庞庞,驾言徂东。田车既好,四牡孔阜。东有甫草,驾言行狩。
之子于苗,选徒嚣嚣。建旐设旄,搏兽于敖。驾彼四牡,四牡奕奕。赤芾金舄,会同有绎。
决拾既佽,弓矢既调。射夫既同,助我举柴。四黄既驾,两骖不猗。不失其驰,舍矢如破。
萧萧马鸣,悠悠旆旌。徒御不惊,大庖不盈。之子于征,有闻无声。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攻:修缮。
同:会同,聚集。
牡:公马。
庞庞:即旁旁、彭彭、滂滂等,强壮。
驾言:即驾焉。
田:田猎。
阜:肥大。
甫草:旧释为甫田之草,甫田即郑之圃田。本句即东有草可行狩,不确。甫通圃,即田地,甫草即田圃与草地。
行狩:举行冬猎。
苗:旧释为夏猎,与狩矛盾。当释为田亩或畝猎。
选徒嚣嚣:选徒,精锐徒众。嚣嚣,喧嚣嘈杂。
建旐设旄:建,竖起。旐,龟蛇旗。设,竖起。旄,牦牛尾旗。
搏兽:徒手搏兽。
敖:地名。
奕奕:起伏不平。
赤芾金舄:赤芾,红色蔽膝。金舄,铜饰鞋。
会同:会合聚集。
绎:络绎,连绵不绝。
决拾:决,拉弓所用的扳指。拾,护臂。
佽:戴。
举柴:旧注释举为取,释柴为胔,不通。此处当为点起火把驱逐野兽。
黄:黄马。
猗:通倚,偏差。
舍矢如破:旧释如为而,破为射中,通而略勉强。破亦可释为击破的声音,即松开箭射出去的声音如同击破皮鼓。
徒御不惊,大庖不盈:不旧释为语助,然古文献中并无此例,当释为丕,即乃。惊,即警。大庖,即太庖。
有闻无声:听不到声音。
允:允从以从人,本义为诚信,本诗引申为拥有治军之能。参见《采芑》“显允君子”。
展也:即展如,乃如,这样的。
成:功绩。

我的车已经修缮,我的马已经聚集。四匹公马高大健壮,驾着它们来到东部。田猎的车已经准备好,四匹公马也很肥大。东边有田地和草场,驾着它们进行冬猎。
你在打猎的时候,精锐徒众喧嚣呼和。竖起龟蛇旗和牦牛尾旗,在敖地与猛兽搏斗。驾上那四匹公马,四匹公马行走时起伏不定。士卿们身着红色的蔽膝和铜饰的鞋子,会合聚集络绎不绝。
扳指和护臂已经戴好,弓弦和箭矢已经调好。射手们已经聚集起来,帮助我点起火把驱逐野兽。四匹黄马已经驾好,两边的骖马也套好没有差错。在它们奔跑时没有失去目标,松开箭矢声如破鼓。
萧萧的马鸣声,绵延到远方的各种旗帜。徒御们十分警惕,天子的厨房已经装满盈。你率领军队行路的时候,去听也听不到声音。拥有治军之能的君子,达到了这样高的成就。

诗中,有我马既同会同有绎射夫既同,均为聚集。也可参见周易《同人》。旧释我马既同为同样的马,射夫既同为射手找到对手,均属穿凿。
 
诗中庞庞,诗经中还有彭彭旁旁,中山圆壶铭文有滂滂,音同字异,当为传播过程中的异体。
 
诗中甫草,旧释为郑之圃田之草,然而这样解释的话,东有甫草,驾言行狩,就是东有草可行狩,甫如果释为地名,那就应当是东有甫田,驾言行狩,而不可能用甫草。除非甫不是郑之圃田,或者草有其它解释。此外,小雅是王室的诗,如果周王去郑行狩,那郑侯必然会为其前驱,而本诗无一字提及郑侯或郑的卿士,而仅有会同二字。周王要通过田猎来会同诸侯,是否可以到一个诸侯的邦中去,仍然待考。然如此断言甫与敖为郑地,未免不够严谨。因此郑注未必属实,甫与敖当为周地而非郑地。如此,甫就不是地名,而当从本义,即农田,城东有农田和草地,可以行狩。而狩为冬猎,冬天农田已荒,可以用来田猎。
 
诗中,旧注为夏猎,然而本诗所歌颂的,是周王的一次田猎过程,在上文已经有,即冬猎的情况下,本处又释苗为夏猎,前后矛盾。本诗前后连续,不是两次田猎,因此要么是冬狩,要么是夏猎,只能取其一。在狩已经公认为冬猎的情况下,毛传释苗为夏猎,不足取。而考察三章全文,为作者描述周王在时,参与田猎的徒众声音嘈杂,把旌旗竖了起来,在徒手搏兽。因此苗不当为夏猎,而是田猎的过程。当然,根据选徒的解释,苗也可以有不同的解释。选徒如果释为清点徒众,那苗也可以释为地点,即周王在敖地外的田亩中清单徒众。选徒如果释为精锐的徒众,那苗当释为畝猎。而周王去冬狩,本来就是准军事行动,到猎场后编组执行任务是可能的,然而到猎场才开始清点徒众,但不符合下文的之子于征,有闻无声。允矣君子,展也大成,如果在这里清点徒众声音嘈杂,而后面之子于征,有闻无声,未免矛盾。因此选徒释为精锐徒众更合适,选即选锋之选,挑选出来的精锐。 

诗中四牡奕奕,诗经中奕奕有:
《巧言》:奕奕寝庙,君子作之。
《頍弁》:未见君子,忧心奕奕;既见君子,庶几说怿。
《韩奕》:奕奕梁山,维禹甸之,有倬其道。四牡奕奕,孔修且张。
《閟宫》:新庙奕奕,奚斯所作。
又可参考以下篇章:
《采薇》:四牡翼翼,象弭鱼服。
《采芑》:乘其四骐,四骐翼翼。
《楚茨》:我黍与与,我稷翼翼。
《信南山》:疆场翼翼,黍稷彧彧。
《文王》:世之不显,厥犹翼翼。
《大明》:维此文王,小心翼翼。
 
《绵》:其绳则直,缩版以载,作庙翼翼。
《烝民》:仲山甫之德,柔嘉维则。令仪令色,小心翼翼。
《常武》:绵绵翼翼,不测不克,濯征徐国。
《殷武》:商邑翼翼,四方之极。
 
可见奕奕寝庙新庙奕奕,与作庙翼翼商邑翼翼用法相同,忧心奕奕小心翼翼用法相同,奕奕梁山疆场翼翼用法相同,四牡奕奕四牡翼翼四骐翼翼用法相同。而我稷翼翼又可视作疆场翼翼,黍稷彧彧的简化。唯厥犹翼翼绵绵翼翼没有相应的奕奕类比。
 
由此来看,奕奕即翼翼,二者是传播过程中的异体。从释义来看,旧注翼翼为齐整,而齐整无法解释小心翼翼绵绵翼翼忧心奕奕奕奕梁山。为此先贤们不得不给用法和句式相同的翼翼和奕奕以不同的解释,如奕奕梁山为高大,疆场翼翼为整齐,小心翼翼为恭谨。然而,通过上述诗句的对比,可以统一释为起伏。即梁山、疆场、黍稷起伏不平,心中忧虑起伏不平,寝庙、新庙、商邑各建筑起伏不平,四牡、四骐在行走过程中起伏不平,《文王》的谋略机智百变,为起伏不平的引申,《常武》中宣王的军队绵延起伏。当然,在用于形容马匹和建筑的时候,可以释为起伏而有序。
 
诗中会同,旧注为会合诸侯,并以为是诸侯朝见天子的专称,而于此处则指诸侯参加天子的狩猎活动,不确。本诗中,没有一个字提及有诸侯参加田猎,如果有,则属于需要史官记载的重要事件,一定会写明,如嘉宾、兄弟等等,而本诗中除会同两字外,再无痕迹,因此会同应当从本义,即会合与聚集。
 
诗中决拾既佽,弓矢既调,两者句式相同,即决拾已经弓矢已经好,佽从人从次,本义为依次排列。或释为通,即齐备。然而参考弓矢既调,弓矢已经调好,则扳指和护臂,也应当是已经穿戴好,而不是排列整齐和准备齐备。因而当释为戴。 

诗中举柴,旧释为取胔,即搬运堆积的猎物尸体。然而考察整章决拾既佽,弓矢既调。射夫既同,助我举柴,上句是准备好扳指护臂弓矢,下句众射手聚集起来,来帮助我举柴,此时并没有进行射猎,而且周王徒御甚众,只怕不需要射手们聚集来搬运猎物尸体,猎物尸体应当分散在不同的地方,这个聚集起来搬运,无法令人理解。而且助我举柴,是助我而不是为我,说明,也就是周王,是可以去举柴的,只不过让射手们来帮助他而已,而很明显,周王是不可能亲自去搬运猎物尸体,因此举柴旧注不成立。张衡《西京赋》收禽举胔,数课众寡,已属于汉代,根据后不证前的原则,不当为本诗的证例。而从章节的整体来看,前面穿戴装具,射夫们聚集起来,帮助我的,应当是帮助我驱逐野兽。因此举柴释为举火驱兽更合理。
 
此外,周礼《大司马》中春,教振旅,司马以旗致民,平列陈,如战之陈,辨鼓铎镯铙之用,王执路鼓,诸侯执贲鼓,军将执晋鼓,师师执提,旅帅执鼓鼙,卒长执铙,两司马执铎,公司马执镯,以教坐作进退疾徐疏数之节,遂以搜田,有司表貉,誓民,鼓,遂围禁,火弊,献禽以祭社。射猎时点火祭社,也可备一说。
 
诗中舍矢如破,旧注如为而,破为中的。然而如释为而不多见,不如用其本义。破亦然,即箭射出的声音,如同破鼓。因而尽管舍矢如破已经成为成语,但在本诗中的本义,应当是松开箭射出时声音如破鼓。
 
诗中徒御不惊,大庖不盈,旧释不为语助,而诗经中没有这样的例子,不要么释为否定的不,要么释为丕。本诗中明显不是否定含义,因而当为丕,可释为乃。
 
诗卒章有闻无声,有无相对,即去听而听不到声音。允矣君子,允即显允君子中的允。释为诚信明显与本诗无关,即周王是否诚信,与他的军容鼎盛没有必然联系。因此允在本诗应当释为能力,即周王有掌控军队的能力。展也大成展也参考以下诗句:
《雄雉》:展矣君子,实劳我心。
《君子偕老》:瑳兮瑳兮,其之展也。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猗嗟》:终日射侯,不出正兮,展我甥兮。
《车攻》: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又可参见乃如:
《日月》: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乃如之人兮,逝不相好。乃如之人兮,德音无良。
《蝃蝀》:乃如之人也,怀婚姻也。
以上章句可知,展矣、展如、乃如同义,即如此之义。
 
大成参考周易或从王事,无成,大成与无成相反。而卒章是作者歌颂周王治军严谨,行军时没有声音,因而大成是周王治军有很大的成就。
 
本诗所描写的诗周王一次田猎的情景,旧注以会同二字,认为这是周王与诸侯一同田猎,没有可信的证据,不足取。诗中有君子三个称呼,而依据上下文,可知是作者以周王的语气作诗,君子则是作者站在自己的角度来歌颂周王。也可能本诗是两人所作,所在章节为周王所歌,君子所在章节为王室某卿所歌,即:
王:我车既攻,我马既同。四牡庞庞,驾言徂东。田车既好,田牡孔阜。东有甫草,驾言行狩。
 
卿:之子于苗,选徒嚣嚣。建旐设旄,搏兽于敖。驾彼四牡,四牡奕奕。赤芾金舄,会同有绎。
王:决拾既佽,弓矢既调。射夫既同,助我举柴。四黄既驾,两骖不猗。不失其驰,舍矢如破。
卿:萧萧马鸣,悠悠旆旌。徒御不惊,大庖不盈。之子于征,有闻无声。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风 雅 中 国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联系我们:
风雅中国栏目总监:金水    风雅中国栏目主编:寒江    投稿邮箱:fengyazhongguo@sina.com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关于我们(About Us) | 人员名录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联络处招建 | 加盟代理 | 网站地图 | 本网动态 | WAP
Copyright © 2009 - 2016 中国黄淮网(WWW.86H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客服QQ:2693234969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40236    苏ICP备09103185号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68号   法律顾问: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田原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