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黄淮网首页 | 本网资讯 | 热点访谈 | 视频 | 汽车 | 房产 | 财经 | 社会 | 健康 | 教育 | 评论 | 曝光 | 科技 | 能源 | 论坛 | 娱乐 | 书画 | 旅游 | 在线会员 | 信息视窗 | 黄淮画院 | 网站建设
风雅中国首页
投稿邮箱:fengyazhongguo@sina.com
公号联播 当前位置:中国黄淮网 > 风雅中国 > 公号联播  

【小楼诗词】吴未淳先生遗稿(一)

时间:2017-09-07 12:04:44   来源:小楼听雨诗刊   作者:吴未淳(兼书法)
马上评论   [ 文字:     ]   加入收藏夹

前言(金水)     

吴未淳先生是北京的诗人书法家,又名味莼、渭春,斋号草庵,后因院内有一树海棠,又名海棠花馆,晚年移居后又号槐庵。1920年阴历花朝节的前一天生于北京海淀,1942年毕业于中国大学国学系,曾任小学校长,中学、业大中文教师并兼任中央美术学院教师,2004年春去世。
 
先生早年以诗词闻名,好读陶渊明、谢灵运、王维、孟浩然、杜甫、白居易、韦应物、苏轼、黄庭坚、陆游诗,尤喜杜甫。词则喜作小令,句丽情浓,有北宋五代之风。生前与郭风惠、郑诵先、张伯驹等人多有唱和。解放前发表较多,建国后不以诗词示人,也不加入任何诗词组织,只为生计教书鬻字,所以时人只知其为书法家而不知其为诗人。先生书法以二王为宗兼善诸体,生前为北京市书法家协会艺术顾问。 

先生早慧,少年时已经显出很高的艺术天分,不到十岁已经为人题匾,十几岁时诗词已经很成熟,有少年才子之誉,比如他十四五岁时的作品:
晨起步芳蹊,青鞋湿凉露。
回头望曙曦,犹在葱茏树。
(晨步)
 
东风来万里,大地韶光溥。
桃靥对客笑,柳腰为客舞。
万物化欣欣,向荣各得主。
叹息古英雄,寂寞归黄土。
 
对此好春光,诗兴增几许。
我年才十五,壮怀迈前古。
徘徊小园里,淑气扑眉宇。
意得忽狂吟,天机自吞吐。
(春兴二首)
 
先生青年时期正是抗战最艰苦的时候,先生气血方刚,颇有许国之心,此间作品多郁勃之气,慷慨苍凉,激楚感人,如:
云净千山出,湖清一镜开。
疏钟林外寺,残日水边台。
烽火连天急,城笳动地哀。
辛勤数行雁,曾否系书来。
(夕望) 
 
慷慨英豪气,流离家国情。
雄谈苏季子,痛哭贾先生。
有志怀投笔,无缘得请缨。
百年真易逝,廿载竟何成。
(二十生日作)
 
然而先生此时家道中落,生计维艰,更逢新婚妻子早逝等诸多磨难,先生是个笃于情意的人,对亡妻的怀念、对家庭的负疚徘徊于心,所以这时也有很多缠绵悱恻之作:
故乡今夜月,又向此时圆。
永夕同谁赏,清晖只自怜。
泪凝玉阶露,愁接锦林烟。
想见郊原冢,芳魂应未眠。
(中秋悼亡后作) 
 
似我真无计,齑盐每苦饥。
送穷韩子赋,乞食靖公诗。
骨肉风霜里,家园寤寐时。
徒然悲命遇,惭愧老亲期。
(似我)
 
先生对亡妻的怀念持续终生,追忆之作很多,直到晚年不断:
雪肤冰骨玉为名,几度回思梦屡惊。
琼岛楼台春夜永,画桥杨柳暮秋清。
桃红枉自悲人面,酒绿凭谁赋我情。
青鸟若知云外信,应劳早晚到蓬瀛。
(无题)
 
节序惊传到岁阑,腊梅才绽橘凝丹。绪风时复逗馀寒。
苦忆红裙歌白雪,枉将青镜悼朱颜。今生何处觅前欢。
(浣溪沙岁杪)
 
 
人乍醒。独抚香衾尘冷。睡里相逢重记省。双双犹倩影。
五十年来俄顷。卿去我留谁令。自是夜台居最永。此生原暂梦。
(谒金门梦亡妻)
 
五十年岁月不能磨灭,该是什么样的深情呢。先生中年后历经建国以来诸多政治运动,以及三年自然灾害、文化大革命等动乱岁月,作为一个有著独立人格的诗人,对这一切都有著深切的感受和自己的看法,比如:
去郭吟怀减,登台野性孤。
寒生残潦水,饥噪短墙乌。
览旷无供眼,忧民有切肤。
四方悲食堇,一饱愧为儒。
(野望)
 
 
月月才逾半,家家叹绝粮。
愁充三勒腹,饥噪九回肠。
虫语喧寒突,蛛丝绾敝囊。
却看官府里,日夜绮筵张。
(纪事) 
 
日落风云净,川原淡夕曛。
积沙迷路合,远水向田分。
野客寻新径,饥乌啄古坟。
谁家悲冻馁,恻恻不堪闻。
(道中)
 
诗中对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的社会现实描写极为真实,作为底层一员,先生没有局限于感叹自己个人的痛苦,而是忧民有切肤,表达出一饱愧为儒的情怀。另有送女儿下乡插队的《送汝》十首,深得老杜《三别》之髓,令人不忍猝读,因限于篇幅这里不引用,读者自可去看正文。
君即投山曲,余还伫路崎。
相逢一夕畅,再会几年期。
异地风沙苦,严天雨露私。
终须易胎骨,好去莫迟疑。
(因周兄初识某君君即下放)
 
 
寒雀来何处,危枝乞暂留。
已无巢室恋,复有稻梁愁。
露湿栖难稳,风高咽欲休。
还须避矰缴,竖子正相谋。
(寒雀)
 
 
破被蒙头。拚将一醉解千愁。休苦眼前无所见。抬头看,天地茫茫昏一片。
(南乡子)

五十馀年未死身,酣眠饱食做愚民。
贱名一任呼牛马,微命何劳卜鬼神。
白发苍颜宁有待,青灯黄卷漫多亲。
妻儿莫笑吾生拙,如此行藏始胜人。
(无题)
 
读罢仿佛见到那个特殊时期知识分子人人自危的情景,而先生淡然相对的风骨也如在目前。
 
先生晚年赶上改革开放、全民下海经商,他对当时举国向钱看,官倒横行的现实很不满,尤其对文化界招摇撞骗者非常不齿,时有所讽,当时曾经做了很多打油诗,如:
画行活的称画家,俗怪字自矜书法。
地北天南乱挥洒,直闯的财多名大。
[双调]寿阳曲书画家
 
 
感慨长忧国,栖遑那顾身。
老惟能啖饭,壮且不如人。
喜遇煌哉世,甘为藐尔民。
群雄方逐鹿,高枕看扬尘。
(偶感)
 
但是总的来说先生老来性情恬淡,遁世之作较多,如:
午枕回幽梦,槐阴入户凉。
风来停骤雨,云破漏斜阳。
字久疏羲献,文犹契老庄。
病怀何所远,竟日委匡床。
(夏日)
 
八秩衰翁寂似僧,向阳门外倚枯藤。
枝头群雀聚还散,天半纸鸢低复升。
世事乘除何足论,人情冷暖亦难凭。
老来不做繁华想,身已多番历废兴。
(无题)
 
总的来说,先生作品以近体为主,尤其五律成就最高,数量也最多,七律多为中晚年作品。而词曲则多为小令,以抒情为主,如:
河水。河水。一曲潺湲春泪。韶华载向东流。哪管人间白头。头白。头白。肠断几年离索。
(转应曲)
 
冷月凄风夜一更,愁看只影去京城。计程应是到天明。默数归期频怅惘,回思往事更懵腾。今宵空唱雨霖铃。
(浣溪沙)
 
梦里分明醒未真,绛绡衾冷尚馀熏。倚窗无语到黄昏。心字已灰香一寸,眉痕又上月三分。最无人处最思人。
(浣溪沙) 

我与先生的缘分是因为书法,八十年代投到先生门下,学习二王行书,后来蒙同窗白君晓东赠诗,步韵为谢,从此开始写诗,但也只把诗词作为消遣,每年不多几首,并未认真。所以虽然知道先生擅诗词,却没做更多请教,偶将所作给先生看,先生亦哂而不言。及后与诗词圈朋友接触多了,方感到自己之浅薄,先生的可贵,但是先生此时已经去世,这是令我非常痛悔的一件事。
 
先生去世后只出版了书法集,而诗词集一直没有出版,这也是我的心病。由于与先生同游的前辈已经凋零殆尽,没有合适的人作序,因此仅以本文对先生做简单介绍。先生平生所作诗词除少数发表的以外,多数都没有稿件,后来应白晓东之求,先生凭记忆录出一千多首,按照先生做事求精的习惯,这里选录四百多首以飨读者,最后,以我过去的一首悼诗作为本文结尾:
夜读槐庵夫子大人遗诗手迹书后
手写遗诗字迹遒,淡然似水话归休。
达人早已勘生死,后学安能释去留。
今夕无眠思往事,他年有泪洒西州。
春来依旧随春去,每到花朝会倚楼。
 
己丑岁杪于生云阁 

 

春兴二首一九三五年
东风来万里,大地韶光溥。
桃靥对客笑,柳腰为客舞。
万物化欣欣,向荣各得主。
叹息古英雄,寂寞归黄土。
 
 
对此好春光,诗兴增几许。
我年才十五,壮怀迈前古。
徘徊小园里,淑气扑眉宇。
意得忽狂吟,天机自吞吐。
 
 
溜冰
百金买冰鞋,千金制裘氅。
男男杂女女,驰骋坚冰场。
放足白琉璃,一纵逾十丈。
结伴日暮归,欢快笑声朗。
路过蓬门女,饥傍寒灯纺。
 
 
题栖鹰图
虎而耽,罴而息。背负苍苍爪叩石,时不至兮且敛翮。
 
 
题寒塘集禽图
秋波绿兮秋草黄,幽禽无数来寒塘。
争鸣争逐相趋跄,高低遐迩时回翔。
团荷已老蒹葭苍,轻飔紫蓼低复昂。
殷殷红叶微沾霜,柔枝袅袅犹垂杨。
追炎物性原寻常,晴柯可栖百尺强。
尔独何为不向阳,嘤嘤爱此金风凉。
 
 
题友人印集
刀以为笔石为纸,日追月琢无穷已。
格高不取汉以下,上窥殷契与秦玺。
腕强力聚气堪使,崩屑纷纷散眼底。
古穆真同对鼎彝,细腻如能见肌理。
西泠盛业继有人,中夏绝艺世罕比。
我对兹编发浩歌,祝愿丹泥艳万祀。
 
 
仿杜甫同谷七歌并用原韵
京郊有士才空美,十龄能文誉灌耳。
学成难换养亲钱,廿年奔走贫穷里。
儿女满前食不足,妇为颠簸母忧死。
呜呼一歌兮已哀,有生如此生何来。
 
 
欲斩仇头无剑柄,世难几曾抛性命。
少年意气风云拿,鹤足岂能齐凫胫。
常觉胸中块垒多,每叹风波不能静。
呜呼二歌兮歌始放,往事使我增惆怅。
 
壮年有志怀四方,许身为国图富强。
何期扰攘困兵革,胡烽烧天岁月长。
恶虎骄狼逞九衢,老弱孤孀死路旁。
呜呼三歌兮歌三发,谁为吾民收白骨。
 
西郊有冢草离离,每哭双亲痛欲痴。
羔羊跪乳鸦反哺,我生图报嗟何时。
忘哉坟前纸数张,夜风吹裂如残旗。
呜呼四歌兮歌四奏,哀云为我霾春昼。
 
雪山烈风吹雪急,三城雨暗天地湿。
侧闻西南风雨声,感激无寐中宵立。
九载阳和变肃霜,长空惨淡愁云集。
呜呼五歌兮歌正长,谁爱此乡如故乡。
 
我乡之西多龙湫,苍松老柏枝蟠樛。
丹墙翠宇掩古寺,每怀胜地悲同游。
李生坟前木已拱,张子亦老行将休。
呜呼六歌兮歌思迟,我生焉得回颜姿。
 
男儿四十未云老,百年富贵何足道。
我生有志在述作,抗行李杜苦不早。
大雅之音久已沦,焦桐独抚伤怀抱。
呜呼七歌兮悄终曲,素心未达死莫速。
 
 
酒友歌
满腹吞心酸,大才无用珠落渊,醉来痛哭呼苍天。
风姿绝翩翩,三十无室犹孤眠,愁来买醉不论钱,人生那得长流连。
痴狂亦可怜,书读万卷绝尘编,醉后鱼花浪纠缠。
未老雪满颠,三载缧绁几沉冤,归来日日放酒泉。
风流疏尘缘,三杯落肚兴盎然,羞与俗子相周旋。
清狂二十年,有杯如斗笔如椽,抗怀诗酒齐青莲。

风 雅 中 国

投稿邮箱:fengyazhongguo@sina.com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联系我们:
风雅中国栏目总监:金水    风雅中国栏目主编:寒江    投稿邮箱:fengyazhongguo@sina.com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关于我们(About Us) | 人员名录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联络处招建 | 加盟代理 | 网站地图 | 本网动态 | WAP
Copyright © 2009 - 2016 中国黄淮网(WWW.86H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客服QQ:2693234969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40236    苏ICP备09103185号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68号   法律顾问: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田原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