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黄淮网首页 | 本网资讯 | 热点访谈 | 视频 | 汽车 | 房产 | 财经 | 社会 | 健康 | 教育 | 评论 | 曝光 | 科技 | 能源 | 论坛 | 娱乐 | 书画 | 旅游 | 在线会员 | 信息视窗 | 黄淮画院 | 网站建设
风雅中国首页
投稿邮箱:fengyazhongguo@sina.com
文戏空间 当前位置:中国黄淮网 > 风雅中国 > 文戏空间  

啸云楼诗词续集丙 申中秋后

时间:2017-10-12 15:25:05   来源: 光影掬尘   作者:刘梦芙
马上评论   [ 文字:     ]   加入收藏夹

 啸云楼诗词续集
(丙申中秋后——丁酉中秋前稿)
 
丙申晚秋——仲冬诗词稿
(2016年10月—2017年元月)
 
〔诗部〕
 
丙申暮秋,小住北京昌平辛庄,与旧友余君东海同居小院,
识黄君明雨,谈笑甚欢,感作
旧雨邀今雨,联翩聚讲堂。
弥纶天地道,炳耀圣贤章。
季世多忧患,吾儒岂退藏。
燕山青鬱鬱,吟啸起鸞凰。
 
 
小院藏深巷,幽花向客明。
联床秋雨夜,把酒故人情。
风骨经霜炼,艰难待玉成。
知君仁者意,河海望澄清。
〔注〕东海讲学,述其所撰《儒家宪政纲要》,以仁本主义為主体,道释与西方自由主义為辅,融贯中西,圆成善政。
 
 
与黄君明雨共商编选《诗国春秋》事有感
万世尊师表,尼山孰可儔?
仁心明道义,铁笔著春秋。
华夏频罹劫,风骚未绝流。
诗存垂史鉴,光焰照层楼。
 
 
海沸桑枯后,悲麟悼凤时。
烟尘千丈蔽,珠玉几人知?
故园思乔木,新军唤健儿。
开来肩任重,同有素心期。
 
 
丙申冬初十二度到潮州,参加韩山书院举办丘逢甲
与近代文化学术研讨会,感赋
韩山依旧莽苍苍,韩水奔流引兴长。
嘉会迎宾弹宝瑟,故人留我醉瑶觴。
百年每叹风云幻,九畹新栽兰蕙香。
振雅起衰吾辈事,争鸣宜听论堂堂。
 
 
当年庭畔种贞松,势已干霄翠色浓。
日暮烟霞栖瑞鹤,夜吟风雨化苍龙。
文章炳耀人皆仰,道路艰辛孰与从?
长剑横磨英气在,披荆应上碧云峰。
〔注〕丘逢甲《韩山书院新栽小松》七绝组诗之四:“出林鳞鬣尚参差,已觉干霄势崛奇。只恐庭阶留不得,万山风雨化龙时。”
 
 
读丘仓海诗题后
归云度岭入寒秋,海月升时照此楼。
难扫烟霾遮玉镜,剧悲家国破金甌。
英雄到死犹含愤,时世频移未解忧。
每读公诗心耿耿,几回挥泪望神州。
 
 
独立高楼铁笛吹,遏云声里出雄奇。
骚坛异代思飞将,故国何人举义旗?
星汉迢遥公去早,书堂瞻拜我来迟。
庭前巨像新雕玉,雒诵瑶章志不移。
〔注〕①钱仲联先生《梦苕庵诗话》:“《岭云海日楼诗》沉雄顿挫,悲壮苍凉,感怀旧事,伤心时变,激昂不平之气,真切流露,似陆剑南,似元遗山。梁任公称為天下健者,兰史丈称其长篇如长枪大剑,武库森严;七律一种,开满劲弓,吹裂铁笛,真成义军旧将之诗”。②韩山书院举行丘公雕像揭幕仪式,师生吟诵丘公之诗。
 
 
潮州留赠赵君松元
记曾兰茝采芳洲,楚客南来凤有儔。
丹桂碧梧皆手种,明珠美玉满囊收。
摘星人在瑶光阁,礪剑诗怀海日楼。
廿载与君交谊厚,不愁风雨仗同舟。
 
 
韩江亙古碧悠悠,岁岁刘郎到此游。
赌酒我惭输雅量,论诗君亦占高流。
风雷待唤群龙起,海岳新开万象搜。
放眼沧溟胸浩荡,濯缨濯足愿长留。
〔注〕①赵君伉儷皆湖南人。任教于韩山师院,晚清為书院,丘逢甲曾任主讲,《岭云海日楼诗钞》多有咏潮州山水人文之作。②君自号瑶光阁主。③1999年秋於武汉识君,翌年应君之邀来潮州,十七年间到潮州十二次,与君交谊益深矣。④持社今年举办海岳杯首届传统诗词大赛,君為组委会主任,磊落有侠气,待人宽厚,同仁皆钦服之。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刘强教授主讲传统诗词,
并晤我瞻、漱碧、天吴诸友,因成二律
重来海上雪凝寒,冻煞鱼龙水不欢。
善葆风骚存一脉,每哀时世歷千难。
吟朋执手情何厚,志士同心道自宽。
满座春生樽酒暖,灵臺光照夜漫漫。
 
 
年华垂老鬢毛斑,未许閒居斗室安。
骨瘦梅花经雪炼,梦骑鹏翼逆风摶。
阴阳剥復原天道,家国升沉若海澜。
到此徘徊观逝水,苍茫无际独凭栏。
 
 
丙申初冬与杨君啟宇客居都门,议及诗坛近事,感作
雷鸣瓦釜更吹竽,重赏千金出勇夫。
太息佳人甘作贼,岂真狎客可為儒。
白头难覩清河世,昏夜犹寻照海珠。
触目红尘沸京国,与君拂袂赴长途。
 
 
弟子素漪新进公司,工作勤奋,诗以励之
飞驰南北累红妆,火急真同上战场。
连月已拋诗浪漫,三军尽用力洪荒。
风嘶騄駬心宜壮,雪浥胭脂颊更香。
但越雄关传捷报,花前重整女儿裳。
 
 
读海棠诗戏成一绝
持灯步月珮珊珊,佳夕灵狐嫁小鬟。
垂老风情都减尽,也驰奇梦到深山。
[附海棠诗]《夜行山中》:苔钱隔涧跡斑斑,深劈幽明巨石顽。三秀结成丹灶冷,双灯飘动碧燐间。风吹细乐听时失,道转荒祠去后关。今夜月明光彩异,有狐嫁女到邻山。
 
 
游东臺绝句
江关雄峙古东台,烽火当年百战哀。
此是鹿潭飘泊地,梅花如雪我初来。
 
 
玉轴瑶琴付劫灰,词魂多少葬蒿莱。
小城处处销金窟,门对青楼午夜开。
 
 
丙申立冬扬州瘦西湖消寒诗会四首次漱碧原韵
锦书分寄五云中,胜地遨游兴与同。
九客邀来高阁上,一船遥过画桥东。
调箏曲奏鸦鬟女,击钵诗催鹤髮翁。
酿雪漫愁春尚远,凝眸天际待归鸿。
 
霜风摇落柳萧疏,此地渔洋旧有居。
词爱碧桐栖凤鸟,诗传红树卖鱸鱼。
冶春佳伴欣呼燕,踏雪清吟惜少驴。
怀古伤今空太息,那堪重读昔贤书。
〔注〕王渔洋绝句:“好是日斜风定后,半江红树卖鱸鱼。”《蝶恋花》词:“忆共锦衾无半缝。郎似桐花,妾似桐花凤。”词传都下,人称之為“王桐花”。
 
 
瘦西湖接沁芳园,九九消寒句续前。
远浦绿浮如画里,夕阳红醉到吟边。
清霜乍冻梅魂瘦,幽梦还縈蝶影翩。
共有诗情心自暖,毫端开作万花妍。
 
 
维扬千古说名城,襟带江淮二水横。
碧血未消贞士恨,奔涛犹作怒雷鸣。
观梅只合邀诗侣,跨鹤何须羡国卿。
小聚虹桥明月夜,玉簫声里踏歌行。
〔注〕俗语云:“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吾辈无此妄想也。
 
 
丙申冬日杂感四首用漱碧韵
春归犹在渺茫中,举世安能望大同。
霄汉难移星拱北,江河长叹水流东。
漫吟诗句思工部,略有情怀似放翁。
夜正冥冥寒彻骨,搴云何处问征鸿。
 
 
萧斋深隐友朋疏,每忆家山有故居。
杨柳绿时来紫燕,桃花红处钓银鱼。
高眠庄叟常為蝶,失笑陈摶竟堕驴。
长佇河清终未睹,劝君休信古人书。
〔注〕陈摶骑驴于华山道中,闻宋太祖登基,大笑而堕,曰:“天下太平矣!”
 
 
种蕙滋兰灌小园,幽香初蕴晚风前。
迷蒙雪意侵窗隙,縹緲春魂绕梦边。
独有骚人思脉脉,绝怜神女影翩翩。
冰霜未改贞心在,岂共时花一色妍。
 
 
牙籤玉轴拥书城,汉简唐碑笔势横。
案上琴宜弹古调,匣中剑已輟高鸣。
欲知学问观诸子,耻见文章媚六卿。
梦里春风吹鬢绿,放怀应向万山行。
 
 
偶得“梦里”一句,诗友以為甚佳,再成一律
神思午夜入微茫,披髮骑麟下大荒。
梦里春风吹鬢绿,云端月色照人黄。
飞来玉女衣飘雪,折取琼枝手自香。
回首旧乡正多难,忍从霄汉看红桑。
〔注〕《离骚》:“溘吾游眥春宫兮,折琼枝以继佩。”“陟陞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
 
 
弟子得句,续為短律
劫后红尘客,长安岁月深。
刚强磨剑胆,悱惻蕴词心。
人羡倾城色,絃传旷世音。
梅村有知己,应许续清吟。
 
 
扬州瘦西湖丙申冬至九九消寒诗会九首
 
一、雨中乘船游瘦西湖
虹桥还似美人娇,载酒重来慰寂寥。
碧水一湖风浩浩,红衣双桨雨瀟瀟。
独怜弱柳垂金缕,谁唱清词倚玉簫。
世事每随人事改,新愁添得广陵潮。
〔注〕湖滨柳未落叶,色黄一如早春
 
 
二、熙春臺午宴
迷蒙烟雨过虹桥,料峭寒侵借酒销。
小醉暂教尘世隔,高吟未觉古人遥。
春臺华诞歌青凤,书屋闲眠羡黑猫。
难得浮生同此乐,不须絃管颂唐尧。
〔注〕①女词人青凤恰逢冬至日生辰,唱昆曲《皂罗袍》,清越委婉。诸友举杯祝寿。②静香书屋有一黑猫,肥硕可爱。漱碧极喜之,抚摩再三,為之摄影。
 
 
三、诗会次我瞻韵,即以调之
偶然游戏在风尘,惟见书生本色真。
入梦飞熊兴帝业,吹簫骑凤忆仙人。
樽前酩酊犹持礼,笔下珠璣捷若神。
有集自能称太祖,诗家王国满城春。
〔注〕钟锦,西安人,任教于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斋名我瞻室。自言饮酒至一斤始醉,醉后向席间诸客一一下跪,不自知也。称其诗将编為《钟太祖集》,幽默风趣。
 
〔附〕  钟锦诗扬州丙申消寒雅集九首其一
久违骑鹤到红尘,萧散生涯懒是真。
闲却渭滨垂钓手,来陪淮左謫仙人。
一湖婀娜何妨瘦,九客嶔崎各有神。
莫道连朝寒气逼,眼前诗句已生春。
 
 
四、冶春后社纪念馆
言诗迓客如游夏,结社搴芳记冶春。
前辈风华空想象,今朝珠玉每湮沦。
饱经浩劫干戈厉,长愿斯文骨肉亲。
湖畔倘容鸥共隐,只知花月不知秦。
〔注〕孔子门下子游、子夏,皆善於论诗。
 
 
五、观蜡梅
漫愁风景忒荒凉,一树幽花照靨黄。
绰约堪怜姑射女,端严犹作汉宫妆。
炼成冰雪心弥澹,修到神仙骨自香。
我欲伴卿吹玉笛,前生缘在愿毋忘。
 
 
六、静香书屋
玲瓏院小可徜徉,猛忆当年倍感伤。
万卷曾焚心滴血,一灯寒照鬢凝霜。
遍栽园竹森森翠,最喜庭梅脉脉香。
省识此间真况味,书生终是耐炎凉。
 
 
七、听箏曲《春江花月夜》
孤篇真可压全唐,万缕情思化乐章。
娇态逢春花入梦,清辉亙古月流光。
安能举世销兵甲,长任骚人咏凤凰。
素手银箏聆一曲,迷离夜色独彷徨。
〔注〕《春江花月夜》作者张若虚,扬州人。工诗,与贺知章、张旭、包融齐名,号“吴中四士”。诗仅存二首,然《春江花月夜》却有“孤篇压全唐”之誉。
 
 
八、宋夹城
故垒新开宋夹城,千年虎斗復龙争。
乾坤一掷為孤注,黎庶多哀死乱兵。
读史怕观王霸业,嬉春忍听燕鶯声。
人间风雨愁无尽,懒举琼杯祝太平。
 
 
九、怀王渔洋以志诗事
冶春修禊语留馨,绝代销魂忆阮亭。
碧落已归踪縹緲,红桥长有影娉婷。
莫教诗化风前絮,尚喜人如曙后星。
嘉会难逢寒待尽,芳园惟盼柳条青。 

 
[词部]
 
 
 
王维诗歌节暨“海岳杯”首届传统诗词大赛
颁奖仪式于山西祁县举办,感赋
正万山红叶醉高秋,心香祭唐贤。记河汾家世,乌衣子弟,玉树风前。
诗笔当时雄秀,抗手祇青莲。长啸幽篁里,明月流泉。
 
凝碧池头絃管,奏声声凄咽,劫换千年。弔骚魂縹緲,一脉待绵延。
唤英才、蛟腾凤起,望昆岗沧海净霾烟。开来事,听雷音动,竞著先鞭。
 
 
    吟·读近现代诗史
五千年史神州,光芒歷叶垂文字。英灵河岳,圣贤立德,风骚言志。
海涌鲸涛,交侵夷狄,长城自毁。痛百年沉陆,悲麟泣凤,群魔舞,苍穹醉。 
 
休对西风挥泪。任艰辛、玉成吾辈。燃藜照夜,诗魂不死,九霄鸣佩。
废圃持锄,芟除榛莽,新栽兰桂。眺迷茫天外,晨星数点,破寒云晦。
 
 
曲(五十六)·丙申重阳
佳节重阳至。幸今朝、碧霄霽雨,晚凉天气。又是一年秋渐老,红叶满园飘坠。
菊蕊放、暗香宜醉。花似美人幽独惯,倚东篱玉露沾罗袂。陶令爱,酒為慰。
     
梦中那得羲皇世。祗灵臺、清光犹照,未甘颓靡。莫患崦嵫将日暮,行健自坚素志。
正海岳、云开雄丽。把臂朋儕凌绝顶,听龙吟大壑松涛沸。诗笔纵,万峰翠。
〔注〕即将赴山西参加王维诗歌节与海岳杯诗词大赛颁奖会。
 
 
水心嘱作生日词,赋此以应
尘海飘零悵一身。词心犹似雪无痕。生逢菊蕊销香日,寄望梅花吐艳春。
寒耐久,梦回温。韶华如水最宜珍。芳闺待展描鸞手,艺苑应传绣虎文。
 
 
天·如 
智却强秦窃虎符。美人忠孝报恩殊。甘為玉碎轻王室,长有芳流耀史书。
钦侠义,藐侏儒。信陵门下士多虚。抱关忍令侯嬴老,千古苍凉只一吁。
 
 
金缕曲(五十八)
重读《王右丞集》
诗苑尊摩詰。记儿时、吟哦红豆,相思南国。大漠孤烟悬落日,苍莽神驰塞北。
慕汉将、奋飞霹靂。一剑曾当师百万,甚封侯无分悲盈臆。心彻悟,隐於释。 
    
輞川山水生花笔。画图间、葛巾藜杖,鬚眉皆碧。明月清泉长照影,野鹤来寻仙跡。
百世下、岂容高逸?乔木故家罹浩劫,悵唐音只在书中觅。窗外雨,夜如漆。
 
 
金缕曲(五十九)
西历岁暮寄友
一岁真容易。恨流光、苦催人老,六龙飞蕖P略t频闻颁魏闕,铁网遍封民意。
银幕上、凤池歌吹。已固庙堂除腐恶,护江山自有猩红帜。尊太祖,四时祭。  
 
劝君莫洒兴亡泪。惜餘生、且谈风月,勿遭时忌。纵抱少陵忧与愤,诗史空垂姓字。
买绿酒、灯前沉醉。猛听鐘声鸣子夜,但不知明日成何世。观蜃雾,满天际。
 
 
丙申冬日扬州瘦西湖诗会,用白石词调,
仅守平仄,未依四声
疏雨垂丝,冻云凝墨,远山隐约青鬟。正邀来九客,放一舸冲烟。
爱摇影、湖波作镜,野鳧成队,心共悠然。画图间、连袂清吟,人已如仙。
 
唐风宋韵,过沧桑、犹响冰絃。念小杜才高,王郎语秀,应继前贤。
破雾待呼明月,纤尘扫、朗照桥边。愿朱顏长驻,春光消却霜寒。
 
 
忆旧游
西历平安夜寄友人
正寒林酿雪,冻雀喧枝,门掩黄昏。寂寞心长守,念江湖旧侣,凤泊鸞分。
莫言惯歷风雨,多恐带伤痕。况岁暮宵深,翻添蜃雾,白髮愁新。
 
香焚。结烟篆,化两字平安,遥祝斯人。夜午燃银烛,愿灵臺光照,传与春温。
任他劫换时世,同抱楚兰芬。听几杵鐘声,天涯响彻飞梦魂。
 
 
此為词中最长之调,二百四十字,余倚声四十餘年,畏难不作。兹值瘦西湖消寒诗会,我瞻兄一再促之,遂勉為一试。咏扬州史事,依梦窗词“春晚感怀”四声而用韵不同,聊以博笑
垂云漫飘细雨,隐眉山翠远。共佳侣、来约闲鸥,似说君到何晚。
看湖瘦、美人淡抹,裙腰窈窕眠慵倦。甚千秋回望,沧桑但餘悲叹。
 
日暖琼花,乍展嫩蕊,幻隋宫舞曼。醉朝暮、曾宿章臺,锦囊诗句争羡。
捲珠帘、春风鬢绿,对明月、红簫吹缓。顿成空,江水悠悠,总流凄怨。
 
横戈怒马,又裂金甌,那堪躪蕙畹。拔剑起、一军忠义,誓死坚守。噀血孤臣,史公名显。
梅开岭上,香幽丛树,骚人同仰长歌哭,拜丰碑、藓碧椒浆奠。舆图屡换,乾坤未灭英魂,泪墨洒遍青简。
 
虹桥夜泊,柳色昏黄,眺数星暗转。听縹緲、哀音楼外,尚抚冰絃,悄诉兴亡,寸心如剪。
芸笺细写,登临怀古无限恨,问苍冥、閶闔银河断。徘徊频倚阑干,露湿吟襟,乱愁自綰。
〔注〕《钦定词谱》列此调五闋,以梦窗“残寒正欺病酒”為正体,而五词平仄多异。丁寧《还轩词》有《鶯啼序》四首,守平仄而不依四声,惟两仄连用处多分去上。晚清词家蒋鹿潭、朱彊村以词律精严著称,其集中各存《鶯啼序》一首,亦未守梦窗词四声。可知此调非同白石之自度曲无别谱可依,不必墨守四声也。
 
 
瘦西湖观梅,已成一律,復用梦窗咏荷此调原韵咏之,
仅守平仄,未依四声
冲寒有花艳吐,正亭亭照水。任疏雨、净洗琼枝,暗香初蕴娇蕊。
算百世、宫妆未改,綃衣玉佩因风坠。对佳人如此,徘徊不尽幽思。 
 
遥想丹霄,诞作傲骨,是瑶池帝子。误轻犯、阿母严威,赦书青鸟弗至。
贬凡间、惟凭雪炼,数年岁、徒劳纤指。偶相逢、诗客来时,每多情意。
 
何郎俊赏,画阁高吟,到夜阑不寐。烟縹緲、碧峰隐约,枕畔飞梦,梦入罗浮,又拋珠泪。
老仙白石,深深爱汝,红儿低唱簫声咽,怕霜欺、倍觉卿憔悴。容华最惜、盈盈瘦共西湖,影摇月明波裡。
 
琴携绿綺,悄步荒园,见伴伊竹翠。念几度、追寻芳跡,踏遍空山,洞府潜藏,倩谁呼起?
居然邂逅,前缘犹在,朱絃应奏心际曲,愿今生、含笑长依倚。清商字字回肠,谱出新词,写成凤纸。
 
 
鶯啼序之三
读王渔洋《红桥游记》书感
垂虹下窥涧底,恍霓裳靚女。照明镜、摇漾娇姿,一时词客来赋。
画船载、衣香扇影,新开菡萏含珠露。任搴芳幽境,毫端化為佳句。   
 
神韵清音,继古振雅,望云霄凤羽。但陶写、哀乐中年,莫教嘉会轻误。
唱桐花、声传锦瑟;咏秋柳、思縈烟缕。每登高、吟眺苍茫,笔惊风雨。 
 
移星换斗,海沸桑枯,不堪世变巨。霜剑冷、万红凋萼,丛碧摧叶,遍野鴟梟,燕鶯啼苦!
忍观百载,神州板荡,生灵涂作残阳血,剩骚魂、夜哭悲离黍。休言胜景,千秋大厦倾时,禹甸只餘荒土。 
 
昏窗展卷,鬢已双斑,叹半生倦旅。抚麝墨、伤今怀旧,梦尚依稀,岁月无情,逝川东去。
冥招绝响,前贤空弔,飞归辽鹤寻故跡,绕山河、应怕沉霾雾。心潮总恨难平,独对孤灯,唤谁共语?
注〕《国朝先正事略》卷六《名臣传》:“(王士禛)少游歷下,集诸名士于明湖,赋《秋柳》诗,和者数百人。在扬州,与林茂之、杜于皇、孙豹人、方尔止等修禊红桥,又与陈其年、邵潜夫等修禊如皋冒氏之水绘园。每公暇,輒召宾客,泛舟载酒平山堂,……尝遍游秦、晋、洛、蜀、闽、越、江、楚间,所至访其贤豪,考其风土,遇佳山水,必登临,融懌会萃,一发之於诗,故其诗能尽古今之奇变,蔚然為一代风气所归。”《红桥游记》写景如画,雅洁精美,亦復感慨遥深,文长不录。
 
 
鶯啼序之四
丙申岁暮书怀
匆匆又临岁晚,奈时光迅羽。听楼外、鸦噪寒林,雪意添得如许。
尚红染、残霞一抹,遥山碧澹含烟嫵。到黄昏、每念吟朋,转多愁绪。 
 
瘦爱西湖,画舸荡桨,记萍踪小聚。奏流水、同抚瑶琴,席间宜诉心素。
步芳园、梅英粲綺;到书屋、嫏嬛仙府。悵浮生、嘉会难逢,别离偏遽。
  
萧斋自守,季世翻忧,幻几多蜃雾。观四海、叠澜频涌,暗石森罗,未卜清平,孰知前路?
蕙兰化艾,荆榛塞壤,桐花零落丹山渺,问鸞凰鎩翼归何处?灵均独抱,千秋鬱鬱芬馨,枉悲彼苍无补。 
 
新词细写,不觉宵深,似茧丝织缕。但寄我、天涯知己,远隔关河,月暗云遮,梦魂飞度。
嚶鸣待友,焚香惟祝,春归风嫋杨柳绿,再相邀、歌啸苹洲去。如今且耐冰霜,腊酒温时,玉杯共举。
〔注〕嫏嬛:传说中天帝藏书之处,后泛指书籍珍藏之所在。《字汇补•女部》:“玉京嫏嬛,天帝藏书处也。张华梦游之。”
 
鶯啼序之五
读女词人丁宁《还轩词》
青藜独燃夜午,照吟魂未死。览词苑、曾歷千年,百卉争放如綺。
傲冰雪、梅花骨瘦,篱边岂伴凡桃李。倚幽篁、芬馨长在,数枝疏蕊。
  
毓秀钟灵,把卷问字,受萱堂雅诲。诵唐调、初试清声,齔龄人称明慧。
冻梨云、鸳衾梦冷;渺曇影、娇儿珠碎。镜鸞分,从此孤行,那堪飘絮。 
 
烽烟蔽海,鼓角惊秋,愤胡尘卷地。腾烈焰、锦城灰烬,阵鷁横飞,万井流离,一身难寄。
乡关路断,哀絃变徵,龙泉破匣空鸣啸,鹿潭悲、异代為知己。凄凉白下,凭栏玉臂霜寒,寸心不移初志。
  
红羊浩劫,縹緗珍护,有浩然英气。但悵惘、虹桥烟月,梦里迷离,老泊淝滨,欲归无计。
蓬山鹤去,广陵音绝,仙踪云外犹凭弔,问骚坛、今世谁堪继?萧斋重读瑶篇,洒泪沾襟,墨浓涴纸。
〔注〕①丁寧幼承母教,九岁诵唐诗,年十二,作诗积稿盈寸,见《还轩词自序》。②嫁人不淑,生一女早夭,离异后誓不再嫁。③抗战间漂泊上海、南京,為词作高峰期,多有悲壮激越之作。《鷓鴣天》云:“天寒袖薄平生惯,一点冰心抵万金”、“秋来尽有閒庭院,不种黄葵仰面花”;《灼灼花》:“任严霜苦雨自年年,也孤芳如昨”;《玉楼春》:“漂花休作等閒看,阅尽流波香不灭”,皆可见词人风骨。④施蛰存先生《还轩词北山楼钞本跋》:“此则词逐魂销,声為情变,非翰墨功也。昔谭复堂谓咸同兵燹,成就一蒋鹿潭;余亦以為抗日之战,成就一还轩矣。若其遭逢丧乱,颠沛流离,又与漱玉无殊,读其词者,岂能不悲其遇!”⑤鼎革后丁寧调至安徽省图书馆任管理员,拼死保护三十万册古籍,免被红卫兵烧燬。⑥晚年作《臺城路》怀念扬州故乡,词极凄苦。
 
 
鶯啼序之六
听箏曲《春江花月夜》,亦已先成一律,
再用此调展张若虚诗意
春林万花闹野,吐嫣红姹紫。晚霞散、歌曳渔舟,浩浩无尽江水。
正云外、飞来海月,清辉普照乾坤洗。畅芳怀、骚人舒眺,乐章成綺。 
 
试抚瑶箏,慢举素手,奏朱絃角徵。渐潮涌、徐拍沙洲,白鸥翔集游戏。
啖蟾光、锦鳞乱舞;更飘落、盈空琼蕊。幻疑真、摇漾音波,总添幽思。 
 
声哀玉树,唱彻陈宫,甚迷金醉纸。笑帝业、虎争龙斗,汉蹶唐兴,转瞬烟销,但留残址。
月圆月缺,花开花落,长江终古东流去,灿春暉、岁岁还相似。衣披雾縠,诗魂繚绕千秋,夜吟杜鹃风里。
  
孤篇卓绝,独立奇峰,问几人继起?伴胜侣、閒游湖畔,听曲华堂,片刻温馨,暂拋尘世。
浮生易老,良辰珍重,消寒醇酒宜為梦,梦明朝、春色弥天地。虹桥月下吹簫,烂熳花开,画栏并倚。
〔注〕《春江花月夜》原為南朝乐府篇名,陈后主作,见《乐府诗集》卷四七《清商曲辞•吴声歌曲》。《旧唐书•音乐志二》:“《春江花月夜》、《玉树后庭花》、《堂堂》并陈后主所作。叔宝常与宫中女学士及朝臣相和為诗,太乐令何胥又善於文咏,采其尤艳丽者以為此曲。”后世有隋煬帝、唐人张子容、张若虚、温庭筠等拟题之作,以张若虚之作為著名。晚清王闓运称之為“孤篇横绝,竟為大家。”近人闻一多誉之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或有过誉,而此诗自有其穿越时空之价值。今人据诗意创為各类民族器乐合奏曲、独奏曲。
 
 
鶯啼序之七
丙申仲春初到瘦西湖,冬月重来,忆先君於民国廿四年冬曾过扬州,《由天长至江都道上口占》:“名城小住足千秋,腊鼓催人未忍留。闻道梅花开万树,不辞风雪下扬州”。瞬经八十餘年,愴然作此
初探竹西胜景,漾轻风缎软。映湖水、花影繽纷,白袷衣染霞绚。
绕幽径、红桥过了,眸随渺渺烟波远。驀伤怀、神往当年,碧云空盼。 
 
腊鼓催人,载酒驻马,尚征袍未浣。眺梅岭、万树琼枝,转教身忘(去声)劳倦。
耀层峦、飘香粲雪;蕴贞魄、英雄如见。倚雕鞍、脱手诗成,儿心长念。
  
垂髫学步,夜雨青灯,诵唐音宛转。茅屋里、苍顏霜鬢,鲤训薪传,律法精严,篇章锤锻。
烧来劫火,琳琅焚尽,驂鸞忍向灵霄去,雾沉沉、月落蕉窗暗。何堪凄忆,举头天地茫茫,九州况哀龙战。  
 
思亲泪泫,陟岵悲生,有故园梦恋。每悵望、家山迢递,翠鬱松楸,塚立丰碑,春秋时奠。
仙归玉宇,珠留沧海,遗篇珍重存青史,愿清光、千古流吟苑。重来独溯前踪,恰值梅开,寸心顿暖。
〔注〕①先君讳凤梧,字威禽,号蕉窗老人、司空遁叟。生於光绪甲午年(1894)九月初八日,歿於1974年农历花朝节,今已四十二年。民国间毕业于安徽大学文学院,曾任省教育厅视导,鼎革后被聘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遗著《蕉雨轩诗钞》,含《病蛩吟草》、《劫灰集》、《绿波词》及文稿,2012年由黄山书社出版。②先君诗原注:“天长古名千秋,在扬州之西,由甘泉山可望梅花岭。”
 
 
鶯啼序之八
南宋淳熙丙申(1178)冬至日,姜白石过扬州,作自度曲《扬州慢》,写金兵南侵后州城残破之悲。至洪杨之乱及抗战期间,晚清词家蒋鹿潭、女词人丁宁亦先后作《扬州慢》,三词皆苍凉沉痛。余读《水云楼词》,尤感慨于鹿潭身世,乃成此闋
芜城屡经浩劫,弔当年废址。有词客、异代来游,一例霜鬢憔悴。
念红药、桥边在否,无声冷月浮烟水。感悠悠,徘徊凝佇,黍离歌起。
   
片叶飘零,繫舸蓼渚,听征鸿遥唳。损眉萼、相伴萧娘,夜阑吟苦难寐。
抱孤忠、寒星剑指;奈银甲、秋心弹碎。痛苍生、烽火烧时,万家都燬。
  
遮尘障扇,赌墅围棋,叹庙堂昏醉。空极目、玉京天上,絳闕云封,半壁东南,怪蛟涛沸。
蹉跎老去,书生何用,乾坤俯仰栖无地,恨平生、枉学屠龙技。神州但见,沧桑几度轮回,凄绝杜陵身世。
  
朱楼又建,碧眩华灯,照嫋香舞袂。每太息、鶯鶯娇囀,不管兴亡;燕燕营巢,只贪酣睡。
宝箏絃急,琼簫声软,后庭依旧多商女,笑骚人、独醒还挥泪。劝君宜到花间,莫梦羲皇,酒销块垒。
〔注〕①鹿潭《琵琶仙》:“弹指十年幽恨,损萧娘眉萼。今夜冷、篷窗倦倚,為月明、强起梳掠。怎奈银甲秋声,暗回清角。”《虞美人》:“银潢何日销兵气,剑指寒星碎。遥凭南斗望京华,忘却满身清露在天涯。”《扬州慢》:“问障扇遮尘,围棋赌墅,可奈苍生?”②谭献《復堂词话》:“《水云楼词》固清商变徵之声,而流别甚正,家数颇大,与成容若、项莲生二百年中,分鼎三足。咸丰兵事,天挺此才,為倚声家杜老。”清末及民国间词家,多受鹿潭词影响。
 
 
鶯啼序之九
钟锦君命作此调九首,以应九九消寒之数。原属戏言,而试填一闋之后,思路渐开,乃杂写瘦西湖风物与夫维扬人文史跡并积年所感,已成八闋,芜篇冗漫,奚足上追前贤名作,惟誌一时之嘉会耳。岁暮天寒,然终有回春之日,续成此章,结為小集。
枯荷那堪露冷,况霜侵似剪。悯柔柳、风折纤腰,迓客如诉凄怨。
噪乌鹊、栖枝不定,鱼龙寂寞潜江汉。遣孤怀、灯前长坐,夜阑吟倦。 
 
悄下重幃,对酒念往,感浮生忧患。记年少、劫值红羊,九州飆厉涛卷。
隐深山、猿愁虎啸;毁兰室、书焚琴断。悵青春虚掷,流光一去难挽。  
 
云飘出岫,涧忆清泉,抱素心岂变。居闹市、画楼高矗,绣轂纷驰,舞苑香縈,歌厅虹幻。
朱门斗富,销金艳窟,明朝莫问為何世,醉醇醪、月落犹酣宴。升平粉饰,堪悲弈到残棋,梦醒斧柯同烂。   
 
寒威未尽,腊鼓频催,正斗杓暗转。自检点、萍踪湖海,雁影关山,鬢雪愁添,锦囊诗满。
鸡鸣待曙,春归凝望,千峰雪动消霾雾,骋芳郊、万马奔腾远。征程休畏崎嶇,浩气宜存,碧霄放眼。
 
 
《鶯啼序》习作后记
此為词中最长亦最难之调。梦窗三首中,陈亦峰评《春晚感怀》云:“全章精粹,空绝千古。”而《丰乐楼》為应酬之作,并非出色。余填此调时,遍阅《钦定词谱》所载梦窗、黄公绍、赵文、汪元量四家词五首及晚清、民国间名家蒋鹿潭、王半塘、郑大鹤、朱彊村、况蕙风、赵香宋、周癸叔、马一浮、庞檗子、黄季刚、陈匪石、刘伯端、胡宛春、龙忍寒、詹无庵、黄咏雩、陈襄陵、吴白匋、寇梦碧、孔凡章、白敦仁、饶选堂、罗忼烈并女词人吕碧城、丁怀枫、沉子苾之作,观其体格,悟其法度。扼要言之,此调有以下特点:
1、多处两仄连用之字宜分去上。如梦窗《春晚感怀》中“病酒、绣户、傍柳繫马、旋老、寄旅、半苧、待写、在否”等皆是。
2、多拗句。如“残寒正欺病酒”、“似说春事迟暮”、“水乡尚寄旅”、“泪墨惨澹尘土”、“叹鬢侵半苧”等。习於作平仄和谐之词者,读之拗口,而音节宕折又须文从字顺,不得生硬拼凑。
3、全词四段,首段引子,因题起兴;次段承上啟下,转折过渡;三段為中心段,四字、五字、三字、七字、六字各种句式错综运用,以四字句為多,排比层递,或散句或对仗,繁音促拍,步步推向高潮,一气流转。四段又换意,再起波澜,句式一如三段,惟结拍二句前少四字句。
4、全词需字字研炼,兼顾格律声韵与字面之色泽,写景状物与敍事抒情交融一体,务使气脉贯通,首尾呼应,以浑成為高境。而网上作此调者,非但多处违律,语句亦杂凑不通,乃有“积木体”之讥,不堪卒读。
余作此调,第一首依梦窗《春晚感怀》四声,字字推敲,殊觉艰涩,勉强成篇;自第二首起,则参照诸家之作,守平仄而略有变动(梦窗三词亦平仄有异),尽量避免重字(叠音词例外),个别字重出则未能免(梦窗词有重字),盖以意為主,无恰当之字则不避重复。上述诸家词集中,此调仅存一首,惟周癸叔多至十首,丁寧四首,吕碧城、孔凡章、饶选堂皆二首。余虽成九首,而较前贤词境之幽邃、词句之精美,自愧弗及。窃谓此调若词国之西岳华山,路多艰险,倘能躋攀绝顶,则一览眾山小矣。此指极精之作而言,作手探驪得珠,再填耆卿、清真、白石、梦窗诸家僻涩之调,自当游刃有餘。非谓余词可追步前贤,艺无止境,有意者何妨求索。嗟夫!风寒岁暮,索居无俚,古人云不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天下兴亡,非关我辈,聊以自遣,读者视之為雕虫小技可也。
丙申腊月初八,冷翠轩主人识
 
 
戏钟锦,诗中皆今典也
鶯声啼罢尚寒冬,春色迢遥梦里浓。
待抱清香焚宝鼎,且听雅乐奏黄鐘。
气刚拳举人皆畏,量大胸应海可容。
一笑酒边轻得失,年年嘉会与君逢。
 
 
听花榭迎春分韵拈得壑字
泻玉鸣瑶琴,泉石在幽壑。白云绕峰高,仙姝姿绰约。
迢遥眺家山,归心长此托。飘萍悵淝滨,客怀每萧索。
酿寒天欲雪,疏林噪群雀。频闻催腊鼓,未见阳春脚。
孤灯坐深宵,书城筑高阁。旧雨久不来,一樽惟自酌。
冷眼阅尘世,扰攘何多恶。欲海填无底,善根悲尽削。
官威压黎庶,民亦互劫掠。上下交征利,嗜金丧灵魄。
孰為天下忧,苟活犹作乐。吟榭又征诗,迎春振木鐸。
彩绘共挥毫,我意殊落落。岂不愿升平,先待除污浊。
仁义几时施,惟听空中诺。知易践行难,报章供笑謔。
久思返故园,松轩伴玄鹤。梅花种篱畔,芬芳吐红萼。
垂垂吾老矣,泉清足可濯。春风梦里温,渺渺天之角。

风 雅 中 国

投稿邮箱:fengyazhongguo@sina.com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联系我们:
风雅中国栏目总监:金水    风雅中国栏目主编:寒江    投稿邮箱:fengyazhongguo@sina.com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关于我们(About Us) | 人员名录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联络处招建 | 加盟代理 | 网站地图 | 本网动态 | WAP
Copyright © 2009 - 2016 中国黄淮网(WWW.86H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客服QQ:2693234969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40236    苏ICP备09103185号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68号   法律顾问: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田原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