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首页 书画资讯 名家访谈 收藏拍卖 诗词园地 会员展示 在线展厅 画院活动 画院章程
 
组织机构
艺术顾问:
  院   长:王  艳
名誉院长:尹 成 胡璧金
执行院长:华敬福
副院长
温新华 师 杰
刘茂德 张清河 李天池
 
画院活动  
  艺术交易
字画购买
电 话:0516-85752568
手 机:18952237259
地 址:江苏省徐州市西都大厦2-409室
 
资讯中心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中国黄淮网 > 中国黄淮书画院 > 资讯中心   

看古代人如何风雅的过年

时间:2018-02-11    来源:雅昌艺术网    我来说两句()    
内容摘要:陈小利原标题:【雅昌专稿】看古代人如何风雅的过年  【编者按】今天是南方的小年,离除夕又近一步!中国人过年本来是很有仪式感的,这个大型仪式从腊月初八的"腊八

陈小利

原标题:【雅昌专稿】看古代人如何风雅的过年

【编者按】今天是南方的小年,离除夕又近一步!中国人过年本来是很有仪式感的,这个大型仪式从腊月初八的“腊八节”就开始了,细致到每天干什么,诸如二十三,祭灶神,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做豆腐……直到三十这一天,仪式感到达最顶峰,包括贴春联、包饺子、祭祖、守岁等,当然,如今守岁变成了一边守岁一边看春晚并吐槽春晚、集五福、抢红包……丰富的娱乐冲淡了年味渐淡,不如随小编去看看古人如何风雅的过年。

  《货郎图》:古人年末购物也疯狂

传苏汉臣《货郎图》,北宋

  传苏汉臣《货郎图》,北宋

李嵩《货郎图》(局部),南宋,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李嵩《货郎图》(局部),南宋,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年末,最重要的事便是“买买买”,各大网站也开启了“购物狂欢模式”,而“买买买”不仅是现代人的专利,中国古人的“购物车”同样丰富多彩,他们也是购物达人。现代人沉迷于科技3C用品,古人则醉心于精致的百货器物。“货郎图”是宋代较为流行的一种表现当时流动小商品买卖的绘画形式——“流动小摊贩”。在商品流通尚不够发达的南宋时期,货郎们走街串巷,一副货担就是一个小小的百货店,货郎们不仅为偏僻的乡村带来所需的货物,也带来各种新奇的见闻,货郎的到来往往象节日般热闹,李嵩在图中就描绘了这样一幅场景。如今存世较为知名的主要有四幅南宋李嵩的《货郎图》(分别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美国大都会博物院、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以及一幅传为北宋苏汉臣所作的《货郎图》。

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李嵩《货郎图》中,左侧货架下有作者自题“三百件”字样,细审此图,右侧货担所绘百货、杂物、玩具确有百件,货郎身上有货物数十件,左侧货担则百余件,“三百件”之数应为确指。有意思的是,据研究玩具史的清华大学王连海教授对台北故宫藏李嵩《货郎图》的观察,图中货郎贩卖的小商品,除了日用杂货与时蔬酒果之外,最多的就是儿童玩具了,“可辨识者有如下诸种:小鸟、鸟笼、拨浪鼓、小竹篓、香包、不倒翁、泥人等”。

明代宫廷画家《明宪宗元宵行乐图》局部的货郎

  明代宫廷画家《明宪宗元宵行乐图》局部的货郎

其实,有很多学者认为‘它并不写实,却又建立在真实的时代信息之上的’——简言之,挑这么多又这么满的货物,单凭一己之力不可能走街串巷的。中央美术学院黄小峰教授提出“货郎”并非字面意思的买卖人,而是一种说唱艺人,元杂剧中就有“货郎调”,因为在明代宫廷画家《明宪宗元宵行乐图》(1485年,中国国家博物馆藏)中四位身着盛装的货郎”正在皇帝的注视之下在宫廷院落中穿梭,图与人物装扮上相差无几,从而论证李嵩的货郎图是元宵节令的表演,还可能担负这祛病消灾的功能(文中推测为儿童医生)。

  明人秋景货郎图轴(局部)

岁朝清供:文人墨客的新年

过年除了贴对联、窗花、鞭炮,古人们还会专门绘制“年节画”也称“节令画”来用以迎接过年,或其他节日。古代职业画家们会专门绘此年节画用以出售,而文人画家们也会绘制此题材的作品,但他们并不用以出售,而是相互馈赠,予知音,予好友,以表情意和年节时的气氛。

事实上,最初的春节是指二十四节气中的“立春”,且夏、商、周与秦朝所定岁首之日也不同,主要因为改朝换代,皇帝大臣们要“改正朔,易服色”,直至汉武帝太初元年才以农历正月为岁首,在辛亥革命以后便采用公历计年,将农历正月初一称为“春节”。《岁朝图》,又称“岁朝清供图”,其意象构成元素包括神祇人物、山珍蔬果、文房清玩,以及其他一些宜于表达年俗吉祥寓意的物象,所选植物的随意性,适合表达作者的个人心境,抒发真性情,可以窥见文人士大夫的审美情趣。

  乾隆皇帝

  (传)宋 赵昌《岁朝图》

明宪宗 朱见深 《岁朝佳兆图》 1481年

  明宪宗 朱见深 《岁朝佳兆图》 1481年

现存此类作品最早见于宋宫廷画家赵昌所绘的“岁朝图”,而把《岁朝图》这类作品赏赐给臣下,是明朝皇帝开的风气,比如明宪宗朱见深《岁朝佳兆图》,笔墨轻松自然,画有当时最重要、最流行的吉祥题材“钟馗迎福(蝙蝠)、驱魅”,还融入了“百事如意”的主题——钟馗旁边有一形象幽默的小鬼,小鬼高举着盛有柏枝、双柿的盘子,有趣的是朱见深画中题诗““画图今日来佳兆,如意年年百事宜”,不押韵。

不过乾隆帝更紧张或谨慎,因为他喜欢向大家证明“我风雅”,年年绘制岁朝图,必定要题诗,而这些诗词一概被他称为“春帖子”。例如上图《喜报春信》中的御笔题跋:“乙亥立春日,仿唐寅法,于长春书屋。”为了讨个吉利,特意跑到长春书屋去画这幅画,认真到这个地步……

乾隆 同风

  乾隆《同风》

不过,有一件《同风》的作品很不同,上面的两首诗词谈论时政:

岁纪重开子,星杓又指寅。天涯息征战,歌舞太平春。

乌孙归去各封汗,协纪明时命五官。讹正从前珠露海,风条翘首向东看。

诗词很枯燥乏味,不过《乾隆御制诗集》中收录了这两首诗词,并对“讹正从前珠露海”一句解释道:“蒙古推步家谓之‘珠露海’,准格尔旧有之,兹以归我版图,命何国宗等挈仪器往测量晷度,注之宪书,以示同文。”原来这件不起眼的岁朝图竟然记录了平定准格尔叛乱、重新测定疆土版图之不朽功业。知道了诗词的大意,再看画中飞扬的幡条,分明象征着东风送暖,春满人间。这种诗由乾隆的地位和性格所决定的,乾隆曾在晚年的时候,讲述自己的作诗宗旨:“予向来吟咏,不为风云月露之词,每有关政典之大者,必有诗记事……方之杜陵诗史,意有取焉。”

  清 郎世宁、丁观鹏、沈源、周鲲等 《乾隆帝岁朝行乐图》

  《乾隆帝岁朝行乐图》中的乾隆皇帝

  《乾隆帝岁朝行乐图》中的放爆竹

  《乾隆帝岁朝行乐图》中的堆雪狮

  《乾隆帝岁朝行乐图》中廊上挂灯笼,柱上帖春联

清代宫廷中有这样的惯例 , 每逢重要节令宫廷中都组织画家进行绘画创作,以示庆贺 。这种创作大多是由皇帝直接派员传旨, 命画家们完成, 然后再由专人取回呈皇帝阅览,郎世宁也曾奉旨创作了数件,作品风格中西合璧,迎合了乾隆帝的审美趣味,比如上图《乾隆帝岁朝行乐图》,呈现出皇家岁朝的热烈气氛,同时展示出皇帝与诸皇子之间的亲密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岁朝图”长期以来是宫廷和民间画家创作的题材,却在清中后期江南地区成为文人画盛行的题材,画风可谓“雅俗共赏”。“岁朝图”在扬州画派和海上画派中尤为兴盛,许多画家创作过“岁朝图”,比较有代表性的有李鳝、赵之谦、任伯年、吴昌硕等。扬州画派中李鳝创作过多幅“岁朝图”,对海上画派有着深远的影响,受其影响最深的是海上画派的前驱赵之谦。而清中后期创作“岁朝图”数量最多的应该是海上画派中的吴昌硕和任伯年,吴昌硕的“岁朝图”大体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文人雅兴、自娱自赏之作;一类是迎合市场需求带有世俗情调之作。

吴昌硕 岁朝清供

  吴昌硕《岁朝清供图》纸本设色 152x80.5cm 1918年作 西泠拍卖2013秋拍 成交价:1610万元

此巨幅《岁朝清供图》为吴昌硕七十六岁所作,其不仅尺幅在同类题材中难得一见,清供花果画法融入了书法吴昌硕之金石笔法。绘清供花果亦多达七种,皆为新春时盛开的应时花卉和果实、有水仙、天竹子、牡丹、佛手、菖蒲、荔枝与香橼,其寓意事事如意,尽随人缘,整幅画作充满了喜庆吉祥之意。吴昌硕的《清供图》很少用牡丹入画,认为“予穷居海上,一官如虱,富贵花必不相称,故写梅取有出世姿,写菊取有傲霜骨”,可见其富贵不移初志的高雅人格与画品。吴昌硕也曾在《梅花石屋图》中曰:“梅花石屋坐谈诗,梦里清游偶得之。如此芜园归不得,岁寒依旧费相思。”他的很多题画诗反映了他安贫乐道的积极生活态度。

在画面的最左下角另有一方小小的鉴藏印“吴璧城”(朱),可知此作原为民国时上海著名收藏家吴璧城的旧藏。吴壁城室名来苏楼.与吴湖帆交谊深厚.收藏极为丰富。他曾经营古董文物店,三十年代与其兄吴宾臣频繁出入吴湖帆“梅景书屋”,吴湖帆曰记中多见其名。此作更是在1928年即被上海大东书局出版的《吴昌硕先生遗作集》收录,1994年被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吴昌硕年谱》著录。

大红灯笼高高挂?不好意思,这真不是传统“中国风”

  齐白石《岁朝图》1945年作 110×54.5cm 北京匡时2011年秋拍 成交价:1344万元

  齐白石《岁朝图》136×34cm 匡时香港2016年秋拍 成交价:1180万港元

  大红灯笼高高挂

  日式丸灯笼

与吴昌硕相比,齐白石的岁朝图更贴近当时的民俗、更平民化,画中常将鞭炮、茶壶、大红灯笼等纳入其中,都是表示大年新春到的意思。看见家家户户大红灯笼高高挂,耳边仿佛就响起了董卿和朱军的“过年好!”?不好意思,这真不是传统“中国风”。这款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和毛主席合过影的红灯笼,是由日本人小野泽亘和森茂设计的。小野泽亘曾负责过《白毛女》的舞台美术,在接到设计任务后,取日式丸提灯的造型,祭典颜色,与中国灯笼竖骨结构,做出8盏大红灯笼。

  明代《宪宗元宵行乐图》中的宫灯

画中部分实例

中国传统的灯笼,去看明代《宪宗元宵行乐图》,样式十分丰富。

中国传统灯笼,除了这种金属制或掐丝珐琅制宫灯

  清乾隆紫檀吐水金鱼座宫灯成对成交价:690万元中国嘉德2017年春拍  

  清乾隆御制铜鎏金錾花八方宫灯(一对)成交价:345万元中贸圣佳2011年秋拍

  清乾隆掐丝珐琅镶白玉御题诗文宫灯 成交价:392万元中贸圣佳2008年春拍

 
 
Tags标签:灯笼  画家  吴昌硕  皇帝  《货郎图》  创作  宫廷  过年  《乾隆帝岁朝行乐图》 责任编辑:    
上一篇:书画里的中国年

下一篇:返回列表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查看全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 © 2009 - 2016 中国黄淮网(WWW.86H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 ZGJSXZ@sina.com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客服QQ:54144087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40236 苏ICP备09103185号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68号
中国黄淮网法律顾问: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田原主任